话要怎么说? 店小二 vs 阿公

中国流行词“店小二”被当地政府用来形容他们为民服务的精神,甘当民众的“店小二”。在新加坡,义顺集选区议员李美花把政府称为“阿公”,凸显政府与人民“由上至下”的关系。不同的遣词用字,表露的是一种姿态。

“店小二!茶凉了换壶热的!”

“店小二!追加一碟荔枝咕噜肉!”

“店小二!怎么等这么久,还不快上菜!”

然后一个快手快脚,动作利落,抹布往后一抛就甩上肩膀的人从大老远热情地喊道:“嗳!客官!马上就来!”

这就是古装片里的茶馆、酒店、客栈里常见到的服务员。他们以客为尊,热情周到,让被服侍得服服帖帖的客官临走前忍不住打赏银两,下次肚饿时马上想到这家服务周到的店。

去年,《咬文嚼字》将“店小二”列为2018年中国十大流行词。如此复古的名词在21世纪的中国指的并非饭店里的服务员,而是被当地政府官员借用来,在致辞、公开信里表达一种“为民服务”的精神,指政府要卯足全力为企业和人民提供良好的服务,甘当服务大众的“店小二”。

zb_0311_cj8_doc74fgcvq6marumbk8j4s_11130530_tanskn_Medium.jpg
“店小二”一词被中国政府官员借用来表达一种“为民服务”的精神。

当然活得久,大家都应该知道、学会、明了挂在嘴边的话是无意义和廉价的,真正评价一个人要看他/她的实际行动和作为。什么话都可以说得很谦卑,低到泥土里,在演讲台、新闻稿上说愿做奴才,退下了镜头后却坐上宝马轿车视若无睹地开过贫民房和睡街老人,路人就该看得出司马昭之心。但“店小二”字里所包含愿服务所有民众的出发点还是让人觉得中听的,至少前提是认知官员是为人民做事的公务员,而非帝皇贵族。

别人的官员说话,我们的议员也说话,但说话的方式却怎会得到如此不同的效果呢?

不当字眼引争议

相信不少人对日前义顺集选区议员李美花在国会2019年财政预算案辩论上所讲的“阿公阿成的故事”并不陌生,可能还在网上参与议论过吧?曾自称“义顺阿花”的李议员七情上面、苦口婆心讲述的苦情剧将政府比喻为德高望重,为下一代省吃俭用的“阿公”,把不懂得感激政府的酸民比喻为“不知死”的“死鬼仔”和“败家子”,一听这些的字眼就知道是场公关灾难。

若中国某些官员的“店小二”论将政府与企业民众的关系比喻为顾客和雇员,当中或许还听得出些许谄媚,那义顺阿花的“阿公与阿成”的故事就带出了新加坡政府与人民似乎仍然摆脱不了,“由上至下”的“家长式”关系。这样的家长式比喻来自一位资深议员,似乎也显露出政府对自己位置高低的认知。

将政府比喻为人民的家长,让人不禁联想到国外媒体以前常把新加坡比喻为“过度保护和干预”人民的“保姆国家”(Nanny State),也无形中把孩子对家长应尽的“孝道”拉进这层关系,牵扯出近年政府与人民之间的对话中曾出现过的“感恩论”和“牺牲论”。

网民也以政府辩护部长官员的薪水必须以私人企业高层的薪金为标准,重金之下必有勇夫,才能吸引到优质的人选前来从政,来质疑这故事里的“阿公”是否真的“省吃俭用”,“衣服破了总是补了又补”?

当然,和基层选民博感情,说话接地气一向是义顺阿花的特色,一些人会挥挥手:“哎呀她说话就是这样的啦!”但这次不少网民把她骂臭头是因为他们拒绝接受阿花送出的“死鬼仔”和“败家子”标签。

有趣的是,若我们去除掉“不知死”“死鬼仔”和“败家子”这些谴责性的字眼,只剩下她后面赞扬政府懂得细心谨慎处理财务,为人民推出“建国和立国一代”配套,我们发现其实她一部分要传达的信息是:新加坡政府其实也是细心、周全照顾人民大爷,尽心尽力的“店小二”呢。那么选择不同的姿态,不一样的比喻和字眼,这信息会不会比较顺耳呢?这就关乎该“怎么讲话”了。

温柔的尊重

zb_0311_cj_doc74fg9pgz8vog5p5odk1_11125836_tanskn_Medium.jpg
总理夫人何晶的面簿贴文,分享沟通的技巧,让对方感受到尊重。

我关注总理夫人何晶的面簿账号,她爱转贴文章,我也从中学到东西。发现她最近蛮爱分享处事待人主题的中文图文帖子,上星期天晚上就分享了这则:“把‘谢谢’改成谢谢你,把‘随便’改成‘听你的’,把‘我不会’改成‘我可以学’,把听‘明白了吗’改成‘我说明白了吗?’,沟通让人感到温柔的尊重。”

这句“温柔的尊重”很耐人寻味,阿花可读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新词达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