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16岁假面达人: 丑陋面具下见态度

字体大小:

16岁的周安翔不仅爱收藏面具,也自己动手学习制作,还研发出用热熔胶来做面具。

他尤其钟爱反派角色的面具,认为它们不美,但戴上它们很有感觉,有态度。

  藏在英雄的面具下,谁都可以从一介凡人,踏入传奇的世界。

  这正是面具的魅力。年仅16岁的周安翔(华中国际学校,中四)不仅酷爱收藏面具,也自己动手学习制作,把自制面具放在社交平台上网售,引起不小的反响。

然而,他偏爱的不只是正义的使者,也包括黑暗的枭雄。

  看过恐怖电影《招魂2》(The Conjuring 2)和《鬼修女》(The Nun)的人,估计在记忆深处都始终无法抹去修女“Valak”的狰狞面容。

  那是一张苍白又诡异的脸。与其说是“脸”,它却没有表情,也没有血色,几乎完全是为了吓唬人而诞生的。但周安翔自从看过《招魂2》之后就卯足全力,抽出课余时间在半年内制作了三个版本的Valak面具,最终的版本相当传神。

  周安翔说,去年《鬼修女》还未上映前,他就把做好的面具放上面簿和IG。谁想到主演修女Valak的Bonnie Aarons的朋友竟然发现了他的贴文,主动联系他索取这款面具。在这之后,周安翔也收获相当多网友的点赞,订单开始增加。

  制作面具很花时间,除了雕刻模型,周安翔常常须要花上3个多小时为面具铺上三到五层的纸浆,相当考验耐心。

  “和别人用乳胶(latex)的做法不同,我创新的地方是用热熔胶(hot glue)来制作面具。”周安翔解释说,乳胶旧了会腐蚀,越来越黏,但热熔胶却相当稳固,尤其适合用在最后一道铸模工序上。“刚开始实验的时候,技术不精,面具上会出现破口。但现在我可以说已经掌握了诀窍。”

  当联合早报记者走访他家,周安翔的客厅里竟有属于他自己的“工作间”,不仅工具齐备,还陈列着一排他引以为傲的面具作品。每个都有故事,有性格,而且都是周安翔按照自己的面孔比例设计而成。

20190327.zbfk_.a_Small.jpg
 周安翔通过网络自学制作面具,并研发出了“独门秘笈”,以热熔胶来制作不易腐蚀的面具。(林琬清摄)

从小喜欢恐怖片

  为什么对黑暗的反派角色情有独钟?周安翔说,这跟小时候喜欢恐怖类型的故事有关。

  他的童年是在阅读《德古拉》(Dracula)、《科学怪人》(Frankenstein),以及威尔斯的《世界大战》(The War of the Worlds)中度过的。“很多人觉得英雄才是主角,但是在恐怖故事里,枭雄、反派才是最精彩的角色。”

  每当万圣节到来,周安翔也很期待能和亲戚朋友互相闹着玩,吓唬彼此,“纯粹就是为了好玩。而且要做到真的够吓人,也很有成就感。”

  然而,家人对周安翔的面具并不是很理解。父亲周家萌第一次看到他的作品就问他,为什么要做这么丑陋、可怕的东西?美的面具不好吗?

  但周安翔觉得面具不应该溢美,应该戴出态度。“很多人不理解我,甚至问我,能不能做出更像人的面具。但其实我的作品里是有人性的。它们不美,但戴上它们很有感觉,有态度。面具是假的,正因如此,我们更应该戴上它,呈现不一样的自己。”

除了一般的面具,他也正在设计全头面具和可动型面具,不断地精进手艺。

想成为创业艺术家

  问及理想,周安翔说每年他都会发现新的志愿。想做的事太多,他曾经为了当DJ而学习制作电子音乐,也尝试过绘画、视频剪辑等等。“我不知道将来自己到底会做什么,但现在我想做的是成为一名创业艺术家(artepreneur)。”

  这是他父亲给他的建议。周家萌说,家人一直都很支持孩子的兴趣爱好,也希望他能多涉猎不同的艺术领域。但看到目前念中四的周安翔把那么多时间投入“偏门”,父母还是放心不下。

  周安翔明白父母的顾虑,但面对课业,他的热忱就远不如做面具了。如果让他选,他想报读新加坡拉萨尔艺术学院,接着朝美国好莱坞进发。

  许多业界匠人都是周安翔的偶像,包括曾为《X战警》、《星际迷航》等好莱坞电影制作特效面具的Mickey Rotella。人们或许不把这些作品看作艺术,但周安翔认为这是一块生机勃勃的艺术领域,“他们制作的道具都是大师级的。我希望将来也能加入漫威、DC电影的制作团队,打造电影里的装甲和道具。”

  周安翔喜欢挑战自己,但也十分务实,正因如此,他觉得自己不适合艺术家的生活。或许他的热忱在本地未必有足够的发展空间,但他相信,他的每一次尝试将如同一个点,最终将连接起来,成就他的归宿。

  很多人觉得英雄才是主角,但是在恐怖故事里,枭雄、反派才是最精彩的角色。——周安翔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