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白讲

订户

字体大小:

80厘米乘60厘米,那是我角落头的画布。占着一片空地,一片白。朝房间里一眼扫过去,在弃之不舍的那些衣物、包包、书本的乱色下,竟是白得像个隐士,有序,不争。

我无意作画,但自从与它在“画友”(Art Friend)对上眼,却莫名的有了“画意”。并非作画的“画意”,那反倒像是说,我对画布有什么目的或企图了。具体而言,这股“画意”是被动的,我只想在角落里留下这样一块白,一块永不填满的位置。而这似乎成为了我感受白色的一种生活方式。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