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句点·再续

家人飞到上海参加我的毕业典礼。(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上周二,随着我本科生涯的最后一门考试成绩出炉,我得以领取双证(毕业证书和学士学位证书),正式和复旦挥手告别。

毕业作品答辩后的毕业季不如我想象中的清闲自在。接踵而来的是各种大大小小的琐事要处理。

大家一方面为最后几门考试、就业、出国读研和离校手续忙得焦头烂额。另一方面还得从容面对仪式感满满的院系毕业典礼和全校毕业典礼,以及绚丽夺目的红毯晚会和毕业晚会。缝隙时间还少不了好友间的毕业照约拍和同学聚会。所有人都努力为大学篇章画上圆满的句号,再各奔东西。

那种感觉就像是一边追赶巴士一边挥手道别。整个过程是匆忙的,慌乱的,但又是乱中有序的。

这种节奏算是我在复旦生活的一个缩影——在忙碌的生活中寻找快乐和片刻宁静,从紧凑的课程安排中寻求真理和意义。或许这注定是现代人的节奏。

如今尘埃落定,我利用回新加坡之前的一个多星期慢下脚步,细细品味四年的复旦留学生活。

我把四年来写过的31篇留学博客(这是第32篇)翻出来重读一遍。读完后可以说是激情澎湃,被自己的经历打动了。

四年里,我错过考试,有成绩不如意,有实习碰壁,有不离不弃的肠胃问题,还遇过失恋和无数的失眠之夜。

不过也是在这四年,我活得多姿多彩,过得非常滋润。无论是学习、事业、友情、爱情和个人发展都均有收获。

我的足迹踏遍中国大江南北和世界多地。有云南的支教和自驾游;有川藏线、张家界、桂林、泰国等地的背包旅行;还有欧洲和尼泊尔的圆梦之旅。

在新加坡和中国媒体的几次实习也让我累积新闻工作者急需的实战经验,让我有机会在北京和上海跟进报道大中华地区的时事热点议题。

毕业之前,在各方的帮助下我也得以推出个人首部纪录片——《左右胃难》,讲述我和肠胃易激综合征战斗的故事。

这些年我一直被赋予展翅高飞和自我提升的机会。这样的大学生活还有什么可后悔的呢?

经常会有人问我:你为什么到中国念大学?而且还读新闻学院,中国有新闻吗?你有后悔过吗?

这些问题间接反映提问者先入为主的两种观点。一、到中国念大学是不好的。二、中国新闻生态恶劣,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新闻。

不可否认,我之前也撰文批评过这里的课程设置和教学质量,也不敢苟同中国政府对舆论的管制和对言论自由的限制。但是我觉得事事没有绝对,这些人看问题的角度过于简单,很多时候只会用一套标准来衡量问题。

从媒体性质来说,西方把媒体当作“看门狗”(watchdog),用媒体来监督政府。中国则把媒体当作“喉舌”(mouthpiece),用媒体替政府说话。上述提问者明显是从西方的出发点来向我发问。而我这里暂不作价值评议谁好谁坏。客观来说,双方媒体性质的差异是国家不同的政治经济体制所导致的。

对我而言,来中国学习生活最大的意义是让我能够拓宽眼界,学会从中国视角看问题,对这个复杂国度有更深一层的了解。国际上已经不乏了解西方制度的知识分子。不过能够看懂中国,帮中国与外部世界化解矛盾、搭桥梁的人还是少之又少。经过四年的中国留学生活,我不敢说自己是个中国通,但我至少掌握了解释中国、多角度审视问题的思考能力。这何尝不是大学的意义?

最后,想借此机会感谢所有一路支持我鼓励我的家人、老师、同事、朋友和女朋友。没有你们的帮助,我不可能顺利走到今天。也想特别感谢报馆的栽培。因为你们为我提供留学博客平台,我才能完整地记录我的本科留学生活,把这些珍贵的回忆保存下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