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儿时月光(阴)

订户

字体大小:

六七岁时,患过一阵子热疾。夏末秋初,气温骤降,我的脸充当渐少露面的太阳的角色,发红发热。好像有股火气在筋络里乱窜。猛的有一天溜进小腹,每次小便好像喷出的是蒸汽,大概这是夏意对我的依依不舍。

姥爷说,想尿的时候就得尿,这样憋坏了可不行。说罢,在炕头扯了块他的枕巾,二话不说塞进我的裤裆里,炕头的柴火味熏着我愈涨愈红的脸,“爷,我难受。”还未说完眼泪便在眼眶打转,同样都是排水,可这眼泪怎么就来得这么容易。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