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抗争事件 本地年轻人怎么看

自6月9日百万香港市民上街反对港府修订《逃犯条例》算起,本月进入第100天,香港警民冲突越演越烈,游行群众提出的五大诉求,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近日宣布正式撤回修例,并提出三项行动,但许多香港人并不能接受,抗议抗争事件还在上演中。这场错综复杂的乱局使香港年轻人成为国际焦点。

很多人认为新加坡社会安逸,年轻人政治冷感,无法想象香港抗争事件会出现新加坡版本,对于观察香港乱局少了“如果新加坡也这样”的危机感。我们向本地年轻人了解,他们怎么看香港年轻人上街抗议。受访青年的观点,反映了新加坡平稳的社会现状, 但也透露年轻人并非刻板印象中那么政治无感。

20190911_news_hk_deepa_Small.jpg
Deepa(19岁,新加坡国立大学工商管理大二):“若政府实施对少数种族不利的政策,我会当街抗议。” (受访者提供)

★香港人为何要抗议?

Deepa:“香港人担心港府同意修订《逃犯条例》之举意味香港的民主自由将被中国剥削。”

林颖琦:“因为香港人想保留他们的民主自由。而且有些生意人担心《逃犯条例》修订后会影响他们的生意。”

Afiq:“香港人担心现有的‘一国两制’方针会因为《逃犯条例》的修订而出现变数。”

陈恺杰:“香港人对共产主义有所保留,而修订《逃犯条例》或引起他们对须在共产主义体制下生 活的担忧。”

Deepa:“我能明白为什么香港人会游街抗议,但抗议者必须懂得分寸,不应破坏设备,或伤害他人。”

林颖琦:“我觉得有点极端,因为其他的国家也有《逃犯条例》。而且若没有做错事,何必担心受到条例的影响?”

Afiq:“只要没有伤害到他人的安危,和平抗议是合理的。”

陈恺杰:“抗议是发表意见的渠道,旨在提高社会对某个课题的意识。可当抗议变成一种强逼政府更改决定的方式,会显得社会整体不文明,变得不合理。”

20190911_news_hk_linyinqi.jpg
林颖琦(23岁,新加坡科技学院制药工程系大四):“若政策严重剥夺了我原本安稳的生活,我会和其他人一起抗议。”(受访者提供)

★你会不会游街抗议?

Deepa:“若政府实施对少数种族不利的政策,我会当街抗议。”

林颖琦:“若政策严重剥夺了我原本安稳的生活,我会和其他人一起抗议。”

Afiq:“如果政府一味地破坏环境,并且没有充分的理由说服民众为何要那么做,我会选择抗议 。”

陈恺杰:“抗议含有破坏性。我会选择和相关部门合作,以较建设性的方式来取得我想看到的 改变。”

Deepa:“新加坡人还是比较保守,不会明目张胆地当街抗议。”

林颖琦:“新加坡人一般比较怕死,会害怕被警察抓,而选择规规矩矩地在芳林公园抗议。”

Afiq:“新加坡人比较务实,会担心毁了自己的前途,顶多在芳林公园内举行抗议活动。”

陈恺杰:“可能性不大,因为本地有会见选民活动,让国人提出不满,而政府也会尝试和国人达到共识。”

★抗议者是否该被抓?

Deepa:“如果触犯法令,就应被绳之以法。”

林颖琦:“应该很难把所有人都抓了。但若局面混乱,就应该抓带头抗议的人,给予他人警告,否则抗议会越演越剧烈。”

Afiq:“如果是和平抗议,那应该不至于。”

陈恺杰:“由法律来决定。若抗议者破坏公共秩序,伤及他人,那违例者应受法律的制裁。”

★警察是否应该对抗议者使用暴力?

Deepa:“警察的责任就是保护民众,但抗议者也不应得寸进尺。”

林颖琦:“很难说,因为警察有自卫的权利。但政府应尝试和抗议者商量,达到一个共识,而不是一味地使用强硬的手法。”

Afiq:“警察不应对和平抗议者使用暴力,这是常理。”

陈恺杰:“警方用催泪弹和胡椒喷雾是为了维持秩序,却遭媒体和网络贴上‘暴力’的负面定义,让人感到遗憾。但我也能理解警方一些行为着实让民众感到失望。警方和示威者在事件中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责任。”

★你的父母是否会让你上街抗议?

Deepa:“父母应该会担心我的安危,不让我那么做。”

林颖琦:“新加坡挺安全的,所以应该会允许。”

Afiq:“应该不让,因为会担心不安全,而且觉得抗议没有意义。但我已经成年了,有自己的想 法。”

陈恺杰:“父母会问我抗议的目的是什么,又想争取什么。如果不能说服父母,他们不会允许 。”

★如果你是父母,你会不会让你的孩子上街头抗议?

Deepa:“我会先和孩子沟通,如果他们执意要那么做,那我会让他们去。但我会嘱咐他们一定要注意安全。”

林颖琦:“只要他们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能说服我他们为何要抗议。”

Afiq:“如果是18岁以下,我会担心他们的安危,所以不允许。年纪大一点,就必须说服我。”

陈恺杰:“除非孩子知道他们为何要抗议。但他们的安危仍是最重要的。”

20190911_news_hk_afiq.jpg
Afiq(22岁,新加坡国立大学环境学大二):“如果政府一味地破坏环境,并且没有充分的理由说服民众为何要那么做,我会选择抗议 。”(受访者提供)

★政治人物是否应倾听街头抗议的人民的声音?

Deepa:“民众投票给某个政治人物,是因为民众相信他们在选举时许下的诺言,认为他们有能力综合各方的意见。如果政治人物当选后无法兑现承诺,岂不是在欺骗民众?”

林颖琦:“随着科技越来越发达,人民阅读广了,意见也多了。政策是为人民谋福祉,政治人物应倾听民众的心声。”

Afiq:“政治人物看的是大局,相信他们在制定政策时,必定有其中的理由。所以重要的是,他们必须告诉民众背后的理由是什么。”

陈恺杰:“政治人物是民众的代表,有义务倾听民众的心声。但若政治人物因民众游街抗议而改变原来的决定,这对政府的印象也不好。”

20190911_news_hk_chenkaijie.jpg
陈恺杰(23岁,新加坡国立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大三):“抗议含有破坏性。我会选择和相关部门合作,以较建设性的方式来取得我想看到的改变。(受访者提供)

★民主自由对你重要吗?为什么?

Deepa:“政治人物的政策终究会影响民众,民众应拥有发声的自由,提出他们的不满。只有在政治人物和民众相互商讨的情况下,一个国家才可能持续发展,并且维持社会的和谐。

林颖琦:“这是基本人权。没有人想失去现在所拥有的自由。政府看着大局,一定有他们的想法,但他们必须用强而有力的理由来说服人民为何要实施这项政策。”

Afiq:“社会自由非常重要,但也要取得平衡。无论如何,我们应该有权利主宰自己的生活,例 如一个人的性取向。”

陈恺杰:“能够主宰自己的人生是每个人应拥有的基本权利。但我们不应视自由为理所当然, 因为拥有自由也须付出一定的代价。”

★对香港的期望

Deepa: “我希望一切能尽快平息,香港人的生活回到正常。”

林颖琦: “虽然香港人抗议源于修订《逃犯条例》一事,但这三个月下来,事情已变得很复杂。 希望香港的乱局可以早点结束,因为这样乱下去对谁都不好。”

Afiq: “香港应该还需要一些时日才能恢复原有的安宁。这三个月看见有民众和警方在乱局中受伤,在香港以外的我们却帮不上忙,让我偶尔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

陈恺杰:“每个人都希望香港继续发展,成为一个繁荣且和谐的城市。但想要做到这一点,必须通过包容、尊重和理解。但愿香港人能够看大局,不要再将香港推上绝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