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

留学博客

幻家

环境恶化的新闻每日增多,问题迫在眉睫。这就像末日片里科学家给予政治家最后通告,可不听劝的人类,走向了最终的毁灭。

上周美国加州洛约拉马利蒙特大学(Loyola Marymount University)邀请了本·罗兹(Ben Rhodes )来到我们学校与学生们对话。他曾在奥巴马执政期间担任白宫国家安全高级顾问(National Security Advisor),也写过不少奥巴马的演讲稿。美国著名的外交政策“转向亚洲”(Pivot to Asia),与古巴重启的外交关系以及奥巴马对于阿拉伯之春的革命的演讲也都出自于他。

此次的对话,许多学生询问他关于华盛顿如今的政治氛围以及预测美国未来的外交政策。其中他提到最可悲的还是在任党派还在否认全球暖化是否真的存在。本·罗兹认为如果每个政府真正在乎国家安全,就该正视全球暖化。它的威胁指数其实很高,甚至能沉没一整座城市。印度尼西亚就是一个例子。首都雅加达正在往下沉,这迫使政府计划重新选个首都,搬离旧城。它的下沉并不是天灾,而是因为人类过度提取地下水源。

在我印象之中,城市沉没的可能性似乎不该在我这个时代发生,或者说根据我的了解,这样的灾难应该发生在50年后。这让我想起最近读的一本书《事实》(”Factfulness”)。作者汉斯·罗斯林是瑞典人。他说现在令人沮丧的新闻往往并没有展现出完整的情况。书里提供的思维是想要人类摆脱非理性的困扰,重新变得有希望,远离焦虑。

我不否认许多我们阅读到的新闻有夸大其词的嫌疑,但纵使世界不断在进步,也追不上我们破坏它的程度。环境恶化的新闻每日增多,问题迫在眉睫。这就像末日片里科学家给予政治家最后通告,可不听劝的人类,走向了最终的毁灭。

全球暖化这个问题在政治家眼里从没有以科学的角度严谨的对待,而是把它当成筹码与他国攀谈。发达国家为了阻止发展中国家的发展,利用环境因素要求前者减少排碳量。与此同时,发展中的国家也因同样的“理由”拒绝再收发达国家的垃圾。倘若大家都真的像表面上那么在乎环境,他们就应该认真地对待在巴黎签署的协定,而不是利用这个协定威胁着彼此。

海平面的上升,令身为一个小岛的新加坡不得不重新审视全球暖化这个问题。进口沙子,增加地面面积,显然已不是解决方案了。我理解小国在国际舞台上,也许没有什么发言权,可讽刺的是,它们一定会是最先受到影响的国家。许多国家为了自保,开始寻求一切对策,把全球暖化未来可能带来的伤害降到最低。自保是没错,可这一举动又似乎意味着我们放弃解决现有问题。我认为现在主要的经历和资金应该是防止问题继续恶化,并从根源上治理。

这个话题老生常谈了,但我不希望大家听腻它。要让所有人放下一切私欲,一起合作看似遥不可及,可我们要所有人意识到一点:我们其实要拯救的不是地球,而是人类自己。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