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观星族:新加坡是最好与最糟观星地

哈里斯在巴西立一带拍摄船底座星云(N3372),距离地球估计有6500至1万光年,是天空中最大的星云之一。其中包含拥有100至150倍太阳质量的超巨星“海山二星”。(受访者提供)

施铭杰和哈里斯在四年前成为了观星一族,并且经常帮助人协百盛浪激举办观星活动,与同好一起体验宇宙奥妙。

入夜时抬头眺望夜空,在未经人类染指的星光里,或许你最先看到的就是位于金牛座天区明亮的昴星团(Pleiades)。

那是最靠近地球的星团之一,从那传来的光,走上444年才能到达地球。古人按照希腊神话里的“七姐妹”为这些星星命名,而看在观星爱好者施铭杰(21岁)和哈里斯(Abdul Hariz, 21岁)眼里,这样的光景让现代生活少了一些浮躁,多了一些宁静。

即将远赴英国,在伦敦帝国学院修读航空航天工程学的施铭杰与正在服兵役的哈里斯,四年前就成为了观星一族,并且经常帮助百盛亲水天地(PAssion WaVe)的观星兴趣小组举办活动。

作为指导员,两人除了为组员讲解宇宙知识,辨别不同的恒星、星系,也时常在夜里带团来到新加坡北角的三巴旺一带,又或是南部的肯特岗公园以及东海岸等地观星。

施铭杰说:“如果在夏季,也就是6月左右观星。你可以看到夜空中出现一片闪烁的星灰,这是观测银河系以及其内部星团的最佳时机。而到了12月左右,随着地球的运行轨迹,我们可以看到银河系之外的星系,例如仙女座星系(Andromeda galaxy)。”

除了观测昴星团之外,在新加坡夜空可以找到的星体,还包括泛着红色、蓝色、黄色等光彩绚丽的“珠宝盒”星团(Jewel Box,英国天文学家约翰·赫歇尔在19世纪为其命名,并记录了其中上百颗星体的位置),以及形如蝶翼的“蝴蝶星团”(Butterfly Cluster,包含着不下120颗星体)。

“这些能够轻易找到的星体,是初级程度的观星。”哈里斯说,他最享受的就是仔细观察星团多端的形状和颜色,每一次在望远镜里找到它们的踪影都让他有成就感,同时也被宇宙的浩瀚所震撼。

每一颗星都有它的故事,而两人最常向人提起的就是猎户座(Orion)和天蝎座(Scorpius)的神话故事。在希腊神话中,猎户座宣誓要把地球上的生物尽数杀绝,而珍视生命的狩猎女神阿耳忒弥斯听说后,派了一只大蝎子与猎户座搏斗,并且最终杀死了猎户座。由此,猎户座每到冬天就会在夜空乍现,而到了夏天,天蝎座出现后,猎户座则会消失,以躲避追杀。
哈里斯说:“我把这个故事说给观星的人,一方面想燃起他们对星体的兴趣,另一方面,也想传达保护一切生物和环境的诉求。”
 

zbfukan20190925.a.jpg
利用一架8英寸的施密特-卡塞格林望远镜,可以清楚地观测月球、行星,以及远方的恒星和星团。(主办方提供)

见证超级蓝月

虽然天体的变化是漫长的,但在宇宙发生的新鲜事其实不少。去年1月31日,新加坡就遇上了152年一遇的“超级蓝色血月”。施铭杰解释说,“超级”是指月亮在最靠近地球的距离,因此超出普通的大小;“蓝月”指的是一个月内出现两次圆月;而“血月”指的是地球的阴影笼罩在月球上,造成月亮变红的现象。“超级蓝色血月”就是这些契机的总合。

哈里斯在新加坡工艺教育学院(ITE)目睹了这场奇观。他回忆说,那是下午六七时,天气多云,几乎要下雨,观测的条件并不理想。“有些人觉得观测无望也就离开了,而我继续等到了晚上8点半,天空这才逐渐放晴。我看到月亮从白色,逐渐变红,整个过程长达50分钟。”

平时赏月或许可以用肉眼直视,但随着月亮离地球的距离更近,光线也更亮了,因此观测时不仅需要减少注目的时间,选择的望远镜也要小心,否则会损伤视力。

施铭杰说,观星就像一场赌博,70%的观星尝试,最后都可能因为各种天气的原因以失败告终。他记得在2015年,他和朋友们一起到马来西亚东岸观星,“那是我的第一次观星,仅仅是希望把尽量多的星宿揽收眼底。大家都没有睡觉,第一晚的星光很美,但之后的两个晚上却遇到了多云天气。”

zbfukan20190925.c.jpg
百盛亲水天地三巴旺举办的观星活动,吸引了不少公众齐家出动。(主办方提供)

新加坡光污染指数100%

对这些观星爱好者来说,新加坡是最好也是最糟的观星地点。

好处是:新加坡处在赤道,可以同时观看到北半球和南半球的星宿。坏处是:这里的夜空光污染严重。在2016年的一项光污染研究报告中,新加坡的光污染指数甚至达到100%。

为了吸引更多人参与观星,施铭杰说,他也在积极筹备在市区也能观测到的星体现象,并且设立了面簿网站Astronomy.SG,不时地提供观星资讯和活动预告。

今年12月26日,两人也将与人协百盛浪激合作,在芳林公园举办一场观测环形日食(Annular Solar Eclipse)的活动。届时,月亮会逐渐遮住太阳,并在太阳边缘留下一个“火圈”形状,时间可能不到一分钟。

施铭杰相信,在金融区办日食观测,可以让路过的都市白领一同参与进来,唤起他们对于宇宙的好奇心。“许多人以为观星是夜间的、孤独的事,但我觉得,观星更像是一个分享的过程。与朋友们一同见证某个特殊的奇观、时刻,这种感觉或许才是最宝贵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