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裸体相见

订户
卞和(记者)

字体大小:

如果你走在柏林的大蒂尔加滕公园,或许你能碰巧看到一群天体浴爱好者在晒日光。

这是一门在德国已经流行百年的运动,他们提倡以最自然的裸体形态与大自然接触,同时野餐、玩耍,甚至打乒乓球。

然而接受“裸体”是需要文化环境的。自1917年刘海粟在上海美专开启中国的第一次人体写生引起轰动,一直到近日中国四川美术学院因为示范人体写生再次惹非议,华人社会百年来仍然在与“裸体”的审美角力。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