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倒数飘北

(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内心有些忐忑,又担心明天会睡过头误了班机,同时又不知我明天的心理状态如何?

D-365

我正要开展新生活:卸下这里的包袱,到崭新的城市重新出发。离开家乡的那种独立、自由,唱K唱通宵、大清早到小巷子的咖啡厅喝咖啡佯装文青……总之,我的生活我主宰。

服役期间特别向往大学生涯,能重新回到校园汲取新知识。秋季开学,道路上都是枫叶,秋高气爽,右手捧着一杯星巴克金瓜热拿铁,在习习凉风中饮一口香醇温暖的拿铁,左手握着笔记本电脑,准备上课去。

在野外训练的当儿,脸上涂满迷彩的我躺在稍微潮湿的草地上,经常憧憬着大学生涯的美好,至少电影上是这样演的。

D-30

摇摇欲坠。

即便在3000英里外,我的过去仍一直阴魂不散地缠绕着我。我终究卸不下我的包袱。在新加坡,朋友圈或多或少会重叠,到了这里,得重新认识朋友。我是慢热型,又该怎么结交新朋友呢?一个人打饭,看着周围同窗们成群结队,有说有笑,我静悄悄地将午饭咽下肚,深怕被同学看到我独自一人出现在食堂里。

秋高气爽后,迎来的是寒风刺骨。每一股冷风都把我的心给吹凉了一截,一成不变的热带气候顿时成为了变幻莫测的大陆性气候。冬天着凉了,会有谁来照顾我呢?

离开新加坡的一个月前,我开始担心了。

一年前的那些憧憬,现在成了莫大的问号,随时要把我吞噬。

D-7

我将清单上的物品一一打勾,并将其放到行李箱里。

拖鞋、药物、文具……哎呀,忘了带保温瓶,又要下去一趟了……

我像是要把整个屋子搬走一样,把21年的回忆统统挤到28寸行李箱里,又不能超过30公斤。

嗯,平均下来每一年的回忆不能超过1.4公斤。

好麻烦呀……妈妈又在身旁叮嘱我记得要携带药物,我内心不禁有些不耐烦。

明明知道我不该这样想,到了国外之后想听父母亲唠叨都没机会了,但即将离开父母的这种烦躁心情,加上整理行李箱这种琐碎事务,又不经意使我内心有些烦……

内心的思绪一点都静不下来,我也不知在做什么,就好像随波逐流一样,把清单上的东西一一扔到行李箱里……

D-1

最后的晚餐:炒粿条、沙爹、甘蔗汁。(我明天就要飞了,请纵容我吧)

无心地滑了一下IG,啊,又有多一个朋友今晚飞美国念书啦。

明天的我,在和父母道别的时候会落泪吗?(在这个男女平等的年代,我相信只要有感情的人都是会落泪的,哭泣不是某个性别的特权)内心有些忐忑,又担心明天会睡过头误了班机,同时又不知我明天的心理状态如何?

流一两滴泪也就算了,只担心给父母看见,让他们更加担忧。

D-0

凌晨四点钟。

又是那熟悉的闹钟声。

早晨六点钟的樟宜机场,人潮稀疏。

离境大厅就在我身后,身穿蓝色制服的警察一如往常地站岗。

这时我不禁想:每天看见这种离别的场景,他们会麻木吗?应该不会吧,有些事情是不会麻木的。

出乎我意料之外,我当天反而是一种泰然,一种“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

出国留学是件值得庆幸的事,之前的那些忧虑也显得多余。无论如何,迟早还是得学会飞出巢的呀。

“等他的背影混入来来往往的人里,再找不着了,我便进来坐下,我的眼泪又来了”。——《背影》

……打哈欠的眼泪。

没有伤感,只有疲惫感。

提醒一下自己:下次搭迟一点的班机吧。

注:D-365,指第365天,以此类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