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青春不留白

在他乡度过的第一个生日,因为有了好友陪伴而别具意义。(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开学前,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同学感慨:“这学期终于开始上专业课,总算像个中文系学生了。”我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优哉游哉的大一新生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当时,我担心自己能否适应新学期的生活,难以想象褪去“萌新”保护衣后的大二生活会是怎样的。

大一生活弹指间过去了,我已经在上海复旦大学度过了10个月的留学生涯。从一开始的忐忑不安,到现在的踏实与自信,在这短短一段时间里,我成长了不少。

大一的我是个爱哭鬼,无论问题大小,第一反应总是哭——想家时偷偷躲在被子里抽泣,电磁炉被没收时在舍友面前嚎啕大哭,输了辩论赛后一边骑着电瓶车回寝室一边忿忿不平地落泪……渐渐地,我学会了如何在面对困难时更好地处理情绪。我和同为留学生的朋友们会互相扶持,纾解压力。有次临近期末季,我郁闷至极,干脆跟舍友点了丰盛的夜宵,一边吃一边大吐苦水。我们抱成一团,哭着把倾诉烦恼,发泄完顿时觉得一身轻。但是朋友总有自己的烦心事,因此我会尽量自己调节情绪。久而久之,遇到问题时我就波澜不惊了。

大一的我也有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冲劲,校际运动会、啦啦队比赛、排球比赛、足球比赛和排球比赛等大大小小的活动,我均有涉猎,光球衣就收集了好多套。我也是复旦剧社和中文系团学联的成员之一。去年年底,我还鼓起勇气远赴云南参加支教项目。这些前所未有的尝试丰富了我的校园生活,更是让我结交到许多挚友。非常庆幸趁大一较为空闲的时候参加了那么多的活动,跟中国同学们有更深的交流,为生活增添了许多乐趣。

转眼大一生活已落幕,大二的第一学期也已经快过半。大一和大二最大的差别就在于大二学业的重担明显更沉了。大一的时候,我们上的大多都是通识或基础类课程,如中国古代文明和哲学导论等,重在启发我们的思考,并打好基础。大一时,我还特意选修较少学分以适应学习节奏。现在,我跟中国同学一起修读现代汉语、古代汉语、古代和现当代文学史等专业课,更能发现他们的优势了。所谓笨鸟先飞,我必须更加努力才能追赶上他们。但是,在学习压力增加的同时,我也学到了满满的“干货”,也“总算像个中文系学生了”。

我发现在学习、课外活动等多重压力下,自己有了更明确的方向与目标,也更懂得取舍。由于时间关系,无法兼顾那么多活动,因此这学期没有参加课外比赛,也退出团学联,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学习和实习。我也更加勇于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事物,不仅报名了心心念念的舞蹈班,也修读了“简明法医学”这门课。

小时候第一次向《小白船》投稿时,压根没想到有朝一日能够成为“留学博客”栏目的作者。这也是这学期开始的新尝试。希望能够执笔跟家人、朋友、老师乃至每个读者分享留学生涯里最精彩的点点滴滴,让我的青春不留白、不留憾。初来乍到,请多多指教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