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玩具藏家首亮收藏 邀年轻人赴星际之旅

字体大小:

本地《星际大战》玩具收藏家与联合早报记者分享十多年来抢购独家珍品的经验,因为收藏而建立的友谊和收藏一样珍贵。

《星际大战》(Star Wars,也译作《星球大战》)玩具的本地收藏家将在街头文化大会Culture Cartel展出私家珍藏,其中包括许多难得一见,首次在本地亮相的珍品。

例如复古系列(1978年至1986年推出的vintage line)的3.75英寸模型人物套装(单一人偶售价可达2万8000美元,约3万9200新元),源自加拿大的一套七个模型人物套装,玩具厂早期大量生产玩具用的矽胶模,以及手绘设计图等。

我国的《星际大战》玩具收藏家约500名,其中最认真投入时间与心思,且经常碰面的收藏家约50名,包括这次参与展览的四名收藏家:方满荣(46岁)、杨荣辉(44岁)、何国成(47岁)与Daffi Chamiae(40岁)。他们从90年代开始收集“星球”玩具,不过从未细数收藏品,保守估计每人至少数百件,其中包括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单品。

何国成说:“本地收藏家不多,但颇有名气,外国《星际大战》玩具收藏家都知道新加坡的收藏家有多认真、用功。”

本地收藏家大部分在童年或青春期看了《星际大战》电影,也玩了“星球”玩具,成年后开始收藏童年珍爱之物,不为投资牟利,而是重温回忆,温故知新。电影影响力深远,至今仍会重看;当年的玩具制作之严谨,水准之高超,从玩具的设计到包装盒用的照片,成熟后更懂得欣赏。

方满荣说:“起初开始收藏,是为了满足童年梦想,希望得到小时候没买到或买不起的玩具。后来就被较罕见的玩具吸引,而且可能是小时候根本没看过的东西。”

出国抢购玩具 凌晨“受审”

为了买到心头好,他们早期多用拍卖网站eBay联系外国买家,也曾出国参与《星际大战》活动或与其他收藏家会面。何国成曾为此远赴美国、英国、德国和日本等,但让他觉得最有趣的一次“抢购”行动是在一水之隔的马来西亚。当时,他听闻吉隆坡有卖家出售稀品,于是立即向上司请假,订了车票,数小时内就在KLCC与卖方喝咖啡。

何国成说:“我的行动一定要快,因为有好多其他收藏家,包括本地和美国收藏家也在探听消息,有些甚至已经出价。”

何国成也试过在住家附近以及跳蚤市场派发自制传单,结果真的因为一些人准备搬家或大扫除而买到他们的童年收藏。有些收藏家结婚后为了尊重伴侣意愿而卖掉珍藏,何国成也会出价购买。

方满荣则为了买玩具而在美国“受审”。他当时参与《星际大战》峰会,有意向现场一名收藏家购买玩具。岂料对方一直对他视若无睹,直至凌晨2时各卖方准备“收档”时,对方才向君主一样“召见”他,接着“访问”了一个半小时,才答应把玩具卖给方满荣。

方满荣说:“他其实是想多了解买家,以便判断对方是否‘配得上’玩具。现在我们已经成为好友,他还来了新加坡好几次。很多收藏家起初因为玩具而认识,但现在不只是为了玩具才见面。我很珍惜多年收藏玩具以来建立的联系,这些朋友和我的藏品一样重要。”

再过两周(19日),《星际大战:天行者崛起》(Star Wars: The Rise of Skywalker)将在本地上映,预料到时将掀起另一波“星球”热。方满荣、杨荣辉、何国成与Daffi Chamiae准备相约看戏,也希望更多人在看戏之余能对收藏“星球”玩具产生兴趣。

何国成说:“希望来看展览的观众能对展品产生共鸣,也能因此重温童年回忆,并了解《星际大战》带给我们的文化冲击。”

对于较年轻的观众而言,方满荣期待玩具能带领他们走进时光隧道。他说:“希望玩具可以让他们了解‘类比时代’(analogue age)的生活方式,也能欣赏这些高贵、优雅的玩具。最重要的是,希望大家知道‘原力永远与你同在!’(The force will be with them always!)”


第二届Culture Cartel亚洲街头文化大会

12月6日至8日(星期五至日)

F1维修大楼(Pit Building)

欲知详情或购票(单日票$22),可上官网(https://culturecartel.com/cc201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