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个人的10年

难得的是,成年后的我们不仅能谈人生,还保留了年轻时那种爱玩爱闹的相处模式。(蔡玮谦摄)

字体大小:

上个月庆祝Y的23岁生日时,我们一群人聊起了中学时发生的趣事。过程中,发现原来今年已是我们第10次为Y庆生。

13岁那年是我们友谊的起点。我们八个人上了同一所中学,但最初的小团体只有四个“固定成员”,组名为TLCC(即四个姓氏的首个英文字母)。我们四个小魔头总有说不完的话,当年没少被老师在班上训斥太叽喳。

一直到15岁那年,我因为选修生物,被分到其他的班级。原以为只能在休息时间见面的我们,关系会随着时间慢慢疏远,但看来是我多虑了。

16岁那年,我们面对当时自认为最大的难关——O水准会考。为了成功升学,我们每个周末都约在西部的一家图书馆一起复习。后来,周末总有另四名一样叽喳的同学和我们一起温习功课(和没完没了地闲聊)。就这样,如今名为JEL(即图书馆的缩写)的八人小团体形成了。

隔年,我们看到了努力的果实,八个人都成功升上初级学院。虽然有人报读不同的学校,就读同一所学府的也不在同个班级,但JEL总会定时约出来一起吃饭,努力维持我们的友谊。

18岁那年,我们发现原来O水准不是最难的考试。我们再次回到图书馆,为A水准备考。期间,我们偶尔感觉压力大得让人喘不过气,但我们总会相互鼓励,给彼此写字条,或是考试前发短信。最后,我们都考上大学,距离社会所定义的“成功人生”又更近一步。

21岁那年,女生们已升上大三;男生则刚退伍,准备重返校园。那时还单身的我们也开始认真地思考爱情,每次一起吃饭时总说:“第一个脱单的人要请客!”

今年22岁的我们(Y来自马来西亚,所以比其他人大一岁),有人在热恋中,有人在努力脱单,还有一些在顺其自然……但除了寻找属于自己的爱情,我们也在重新定义“成功人生”,为不同的梦想奋斗。

回首过去10年的友谊,我们一起笑过、哭过,也看见彼此的成长。无论是最近A顺利找到工作,或是E和男友正式交往,每次得知JEL任何人的好消息,我总会从中收获一份喜悦。

我们也有发生矛盾的时候。记得某一年,每个人都在为生活忙碌,连庆生都难得八个人聚在一起。我们便开始相互赌气,甚至说JEL很快将解散。

但时间让我们明白,想长久地经营一份友谊,关键不在于每一次的活动都要八个人都出席,而是每个人都相信我们的友谊还有无数个“10年”,并且都愿意为每一个“10年”付出。

在这个世界上,感情是非常脆弱的东西。我们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因什么原因悄悄变质。想守护身边的感情没有捷径,只能靠一份真心。

有些感动不须要挂在嘴边,但我们都无法预知明天会发生什么事。在2019年结束前,不妨腾出时间和自己珍惜的人相处,说声谢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