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我们的路

(洪秦秦摄)

字体大小:

银白的天空下,冰冷的石屋把我包围。走着走着,让人有种像在迷宫里一样迷失了的感觉。冷飕飕的风呼呼地把树上的秋叶吹落,铺得鹅卵石路一片枯黄。太阳好像也受不了冬季的寒冷,每天都等不及下山。排排坐的一只只鸽子蓬起羽毛,紧紧地靠着对方取暖。

我坐在路边一家小巴西餐馆的角落里。离我不远,一位满头灰发的阿叔抱着吉他对着麦克风唱起巴西的经典歌曲。

突然,阿叔注意到了我,通过麦克风问道:“Mademoiselle,你自己一个人来吃饭呀?” 我有点不好意思地微笑着,点点头。

餐馆里挤满了人,有的谈话说笑,有的随着阿叔哼唱。笑声与歌声在巴黎的夜里给寒冷的冬天添加了一丝温暖。看着贴满墙壁的老巴西照片,享受着美食与音乐,这小餐馆里的时间似乎停止了。

我们坐在餐馆里的每一个人,背后都有自己的故事。一个独一无二,属于自己的故事。我们这一刻会坐在这儿,都是因为我们人生中的种种因素。

而我……老实说,我觉得我这20年来的人生真的很幸运。我有非常爱我与支持我的家人,真诚的朋友和无比关照我、特别可爱的老师们。从小,我陪同父母居住各国,在充满爱和非常安全的环境里长大。当然,这20年来也不是没有伤心,失望,烦恼。但我从来没有经历过那种被丢进深谷里的经验,那种完全的无奈,以及心灵上永远的创伤。

最近有位好友来巴黎探访我。我们几年没见面了,难得聚在一起,每天晚上聊天聊到凌晨两三点。聊我们各自在大学的生活,对未来的期望,当然也少不了我们的恋爱故事或者也可以说是缺乏恋爱的生活吧。

聊着聊着,她就跟我透露发生在我们认识之前的一件事。她说她一直都害怕告诉我,担心这会改变我看待她的眼光。原来她14岁的时候经历了性暴力。这件事最后牵扯了警方,闹上法庭,而她的父母至今还是不接受孩子是性暴力的受害者,坚信她是自愿的。没有得到父母的肯定和支持,她怀疑一切都是自己的错:14岁的她应该懂,应该更成熟,应该负责。

我无法想象一个14岁的小女孩要怎么面对她整个世界的崩溃;那是多么的可怕,多么的孤单,多么的无奈。

这些我们经历过的事,认识过的人,做出的选择都在我们身上和心中留下痕迹。我们的人生除了自己经历过,别无他人能想象。

我们人生的方向似乎是我们做出的选择,但是为什么到最后好像什么选择也没有?人生到最后就是把你推向一条路。踏上那条路,也只能继续往前走,没有得回头,没有得重来。而这条路不管前方有什么危险,我们也得硬着头皮坚持去面对,去承受一次又一次的沙尘暴,狂风暴雨。在模糊的黑暗里也不知道能不能平安地走出来。

但太阳始终还是会升起。而我们也只能背着累积的包袱,缓缓地向前继续走。

我不明白老天爷是怎么安排的。他是怎么做出选择?哪一只萤火虫是一瞬间被熄灭的。哪一只是得一生都在挣扎的,一生都在逃脱黑影的。

我不明白。

或许我永远也不会明白吧。这是老天爷的秘密,他的游戏。我们也只能在自己的这条路上,相信自己,继续踏出每一步。会迷路,会摔跤,会流血,会哭泣。但我亲爱的朋友,请你永远记得,要保护好自己,相信自己,爱惜自己。我们各自的路我们都得自己走。可是希望一次次穿过迷失的浓雾后,还能见到你那双闪亮的眼睛和那甜美的笑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