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蔡玮谦:疫情扩散时的网络卫生

希望武汉肺炎扩散的情况能尽快受到控制,每个人在这期间须做好自身的卫生。(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截至昨天下午1时,全世界已有超过4000起武汉肺炎确诊病例,其中有五起来自新加坡。为了阻隔武汉肺炎疫情扩散,中国湖北省武汉市已于1月23日“封城”。至今,湖北也有10多个县市同样被隔绝。

《科学》杂志(Science Magazine)1月26日最新发表的《武汉海鲜市场可能并非新型冠状病毒发源地》报道指出,首批病人中最早出现的病例为去年12月1日,该病例与华南海鲜市场无接触史。因此,有学者针对日前被认为是武汉肺炎的起源地——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提出了质疑。

此时,当病毒持续扩散,确证病例和死亡人数仍在增加时,每个人都不敢掉以轻心,期盼有关武汉肺炎的研究能带来好消息。过去三天到亲戚朋友家拜年时,想必武汉肺炎也成为人与人之间的一个共同且热门的话题。

为期三天的农历新年假期刚过,回到学校上第一堂课时,教授在班上的第一个问题也是:“你们担心武汉肺炎的问题吗?”有一名同学带着略有鄙视的语气回答:“听说武汉肺炎比当年SARS的传播力强。我们校园经常会看见来自中国的旅客……”

该名同学没有把话说完,但班上的教授和其他同学都笑了,像是明白那名同学想表达的——到大学观光的中国旅客有把武汉肺炎传染给周围人的可能性,让人想要避而远之。

这段期间,“中国人”似乎变成一个敏感的词。有一些人甚至在聊天的群里借题发挥,制作各式各样的模因(meme)如:“幸好打喷嚏的是马来人,不是中国人,否则我就会染上武汉肺炎。”这些人表面上打着“开玩笑”的名义,实际上是民族歧视,其举不可接受。

没有人愿意看到无辜的人因染上病毒而离世,忍受失去至亲之痛。在病毒不断蔓延之际,人们应团结一致,努力解决眼前棘手的问题;不是趁机攻击另一族群,造成不必要的分歧。

另外,网络上也出现一批网民,散播较具争议性,甚至未经过查证的信息,使得人心惶惶。例如,有网民在HardwareZone论坛上散播假消息,指新加坡已有第一起武汉肺炎的死亡案例。后来,卫生部长颜金勇于1月26日命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令(POFMA)办事处向新加坡报业控股期刊发出更正指令,要求在HardwareZone论坛上发布更正声明。

当然,网络上也有心存好意的网民,在各个WhatsApp和Telegram的群里转发有关武汉肺炎的正确消息。看见人与人之间相互提醒彼此要多注意个人卫生,如咳嗽和打喷嚏时,要记得盖住嘴巴,其团结精神让人感到欣慰。

我选择相信,很多网民通过各个平台分享有关武汉肺炎的消息,更多是出于好心。但随着通讯科技越来越发达,消息传播变得更快、更远、更广,我们应学习善用科技,不仅要在第一时间发消息,也必须确保讯息的完整和正确性。

上星期日(26日),有人于下午2时左右,在群众发了校方发给一部分学生的邮件截图,邮件指国大的乔治王子公园宿舍(Prince George's Park Residences)第二宿舍区(Residence 2)将被列为“政府隔离设施”。

消息传开后,有不少人在群里问:“是不是校方发现了染上武汉肺炎的学生?”“住在宿舍附近的人有没有被传染的风险?”

出于好奇和新闻工作培养出的查证精神,我问身边住在乔治王子公园宿舍的朋友,那张在群里疯传的截图是否属实?朋友都说,可能是因为不住在乔治王子公园宿舍第二宿舍区,才没有收到邮件,无法确认消息的真假。

然而,当消息传出的那一刻,恐慌已经造成。很多朋友在乎的不是消息是否真的,而是校方究竟将如何安排须到乔治王子公园宿舍第二宿舍区隔离的病人?校方是否考虑到其他学生的健康也可能受到影响?

时隔近24小时后,校方终于发邮件通知全体学生乔治王子公园宿舍第二宿舍区被列为“政府隔离设施”,并保证校方会加强安全措施,确保每个人的健康。

在一个拥有网络便可随时随地获得新信息的时代,我们应认真思考使用通讯科技的利与弊。尤其在这敏感时期,我们应如何利用科技,在第一时间传达正确的信息,安抚人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