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职业玩具设计师 为玩具梦出征国际战场

字体大小:

职业玩具设计师孙伟雄从什么都不会,到学会制作机械电动的战争玩具,并带着作品出征国际大型玩具展,赢得欧美玩家的青睐。他与联合早报记者分享“征战”过程的苦乐。

“所有系统上线,跑道清空,请出击!”

想象这样一句台词,以及一台由无数零件加总而成的机动战士,赫然启动,霸气凛然,这如何不能点燃一个少年的热血情结。

成长如同战斗,在记忆的战壕里,少不了那些被假想为武器、英雄和敌人的玩具。且不说孩子,即使是大人,也难保不会私藏一些机甲战兵、车枪舰炮的模型和玩具。对着它们,稍看一眼,快意无穷。

如果说玩具是童年的信物,那玩具设计师要捍卫的,或许是人们的那颗赤子之心。

本地玩具设计师孙伟雄(43岁)很明白这份悸动,而他把一切倾注在制作玩具上,不仅制作出了一台让人叹为观止的60厘米高机械电动战甲Codename Colossus(代号“巨人”),并且带着它站上了2016年的TED讲堂,为玩具设计师发出了他们的心声。

动用435个3D打印的部件,手绘上色,完全机械电动,这台“战甲”装载了可旋转的炮塔、机关枪、开合门以及内置大炮等等,不仅外观精致,设计也合情合理。

“我是什么都不会,电路设计、3D制图都是当时才学起来,”孙伟雄是平面设计出身,几乎是孤注一掷地把时间和金钱投在了这个玩具上,花了18个月的时间学习、制作,最后在2015年中完成了这部处女作。“除了制作费,我还花钱带着它去纽约参展,总共花了近2万元。而我一分钱都没有赚到。”

孙伟雄对机械战争玩具的兴趣,起源于他爷爷口中的那些二战事迹。爷爷当年曾经为驻扎本地的英国空军担任机械修理工,孙伟雄的童年记忆因此充满了爷爷所描述的那些坦克飞机。再加上当年流行的《星球大战》和一系列以战争为主题的电影,孙伟雄设计的玩具也因此染上了二战与科幻的交融色彩。

孙伟雄说,他追求的是彻底地回归机械设计,抓住原始的技术,如此一来,他的作品才能历经岁月的洗礼,成为可以收藏的作品。

利用众筹平台销售作品

在新加坡,孙伟雄是少有的职业玩具设计师。他在2015年成立了公司Machination Studio,由他自己单枪匹马展开奋斗。

由他制作的玩具不仅经常出现在纽约、日本、上海以及荷兰的国际玩具展上,他也利用Kickstarter众筹平台,向各地买家销售他的作品。

面对缩水的玩具市场,孙伟雄坦承,职业玩具设计师走的是一条艰辛的道路。传统的销售渠道是行不通的,唯有不断地把作品带上具有影响力的玩具展,才能让自己不被玩具爱好者遗忘。

至于网上的众筹企划,孙伟雄说,因为手工制作的成本高,他需要非常清楚订单的确切数量,少量发售。一台中型机动玩具要价可以在百元左右,更小型的非机动模型玩具售价30多元。众筹本身带有一定的时效性,鼓励买家尽早付费,这也让孙伟雄能尽早开工,一切顺利的话,能在两至三个月内卖出一批成品。

最初的“巨人”几乎成为了孙伟雄玩具梦想的标本,他曾为它标价5000美元,不过如今他已经把它列为非卖品。孙伟雄说,他已经为这个梦想付出了五年的时光,无法再为它标价了。

不过“巨人”自从亮相以来,引起了许多在欧美和澳大利亚的玩具爱好者的注意。孙伟雄发现,在欧美有许多买家的年龄在30岁至40岁左右,而在中国和俄罗斯的买家则更加年轻。显然,这个市场还是有继续发展的潜力。

从最初的概念设计,到三维制图、电路设计、3D打印、组装、磨平、上色,这一连串的制作过程全都由孙伟雄一人把关。一周七天,他有时只能休息半天,幸亏3D打印的工程可以在中国找到工厂外包,否则工作量是难以招架的。

参考欧美设计师创意

不过即使如此,大型玩具的运输和维修总是让人头疼。因此,为了迎合市场需求,孙伟雄的玩具只能越做越小。孙伟雄最小的产品只有8厘米高,相当于一个小巧的桌上摆件。不过每一部作品之间都有连系,它们都存在于孙伟雄所设想的科幻世界,而在将来,他也不排除与动画师或者插画师合作,让玩具的世界变成故事。

孙伟雄也参考了欧美设计师的创意,将玩具和场景搭配在一起,让买家得以窥见玩具背后更大的世界。此外,孙伟雄也有意让买家自行完成作品,提供白模的版本,让买家自行上色。

人们或许不看重玩具模型的前景,不过孙伟雄说,本地的爱好者其实不少,尤其在坦克模型这一类别,我国的设计已经具有国际水准。其他国家包括马来西亚、韩国、日本、中国的玩具模型也各有特点,这项爱好在亚洲正在开枝散叶。

这样的热潮能坚持多久?孙伟雄也不清楚,不过他认为,凡是从爱好出发的事业,都是一条漫漫长路,“人们总会问我花多久完成一样作品,我可以回答说一两晚,但是我心底里真正享受的是过程,不是成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