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我们的友谊变“酸”了

字体大小:

编辑部你好。

你上一次感觉到“酸”是什么时候?

这是我近来思考的一件事。由于性格比较属乐天派,在看待别人与自己的差距时,常常能把“酸”的感觉给消化掉。

比如看到办公室同仁对于某种技术驾轻就熟,我依旧笨手笨脚,我就会问自己:“他们是不是也曾经历过我现在的‘菜鸟阶段’?如果是,我就不该将现在的自己与他们对比。”

因为这样的比较只会拉低幸福感。

对于绝大多数职场人士来说,即便事倍功半,也要咬咬牙将工作按时完成。在这种压力下,看到同事拥有非一般的工作效率,产生艳羡的心态也是可以理解的。

可是,我有一个认识多年的朋友,读书期间接触较少,我们开始工作后见面次数才逐渐增加。她曾不经意地告诉我,看到一些艺人年纪轻轻就赚大钱,这样的成就让她感到很“酸”,但也因而感到激励。

初次听这番话,我跟朋友正走在乌节路的购物商场外。当时我并不把友人的话当一回事,纯粹以为是粉丝崇拜偶像时顺带产生的落差感。虽然我会发自内心觉得,这样的落差感没必要。

“你想想,我们在逛街的时候艺人在干吗?在拍戏?在摄影棚里?我们累了就回家躺着,他们过得可没这么自在。”这是我开导友人的方式。现在回想,当时自己真是小看了友人易“酸”心态带来的影响。

“今天你出门不许穿太好看,我没化妆。”这是我要出门前,友人的温馨提醒。

“我们的合照你不许发,我看起来不好看。”这是我为友人庆祝生日时,麻烦餐馆店员给我们拍合照,友人看到照片后所下达的指令。

“你这发型,花了很多时间弄的吧?”在我们长达三个多小时的见面结束时,友人终于忍不住问出。

起初的玩笑话,到此时已完全变味。当我惊觉友人的心态开始变“酸”的时候,想挽回对彼此的好感已经很困难。

我们的友谊何时变得如此肤浅?为何要比较一些我根本都不在乎的事?可是,我不愿意去比较的东西,就代表对方不会因此受到伤害吗?况且,友人会感到“酸”的行为并非无迹可寻,她是有给过预警的。反倒是我,在面对友人易“酸”的心态方面,没有提前作出防范,才会在事后察觉哪里都不对劲。

当人们习惯把宽容与耐心留给陌生人,将真实的自己展现给最亲近的人,就连带影响“酸”的心态朝截然不同的结果发展。友人的“酸”使得我们的友谊都变味。

今天我又收到友人的简信,说公司人事部来了新主管,年轻漂亮,对她也很有礼貌,这让她心情很“柠檬”。

我能做的很少,再怎么开导也逃离不了乐天派的鸡汤文。我对友人写道:“不要觉得‘柠檬’,你比她年轻,应该想着如何超越她!”友人回应了一句“好”,我们彼此都知道那是一种敷衍。

我想,或许友人需要的不是我无关痛痒的开导,而是多注意她的底线吧?

小碱

编辑部答复

亲爱的小碱:

我们都觉得朋友之间,需要保留一分坦诚和信任。你们是一酸一碱,朋友愿意坦然展现自己的“酸”,或许希望你的乐天性格可以帮她化解酸度?如果你不愿意比较的事情会让朋友受伤,那你是否也在你朋友经常的比较中伤痕累累呢?

正如每个人对味觉的敏感度不同,朋友也会随着成长,拥有不同的经历,价值观也随之出现差异。这个时候更应该适当地让她知道你的感受,彼此坦诚地说出内心想法。当友人的“酸”超过你能力负荷的时候,不妨寻找调剂友谊的方式,如让她减少“酸”度的共同喜好或是彼此增加正能量的活动。

人会变,友情也会跟着变,或许拉长距离才能让彼此更舒服、自在。对你而言,什么pH才是最恰当的呢?


如果你为情所困,想不开,解不开,可以电邮zbatgen@sph.com.sg,注明“P.S墙”,让编辑部为你解忧,借你一双耳朵,还有臂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