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街舞夫妻档:要成为有好奇心的人

字体大小:

陈明智和李洁敏这对夫妻档是舞者,也是次文化的推手。受冠病疫情影响,两人不少演出延期。他们告诉联合早报记者,随遇而安,按照自己的步调前进。

可以是甘榜村落的路边,也可以是大厦、停车场里,他们的舞步可以在全岛各地突然着陆,让人措手不及。陈明智和李洁敏是一对热爱街头舞蹈的伴侣,在2015年步入婚姻彼此相伴。但两人都不是安分的类型,只要有他们出现在街道上,乏味的城市步伐就会被带上不一样的节奏。

街头舞蹈的感染力非同一般,陈明智和李洁敏曾把这份热情带到乌节路上,让路人和他们一起跳起模拟机器人的舞步,让全身肌肉在迅速的收缩下形成律动,有些鬼马搞怪,但也把欢笑带给了全街道的人。他们因此把它称为“Project Smile”(笑容计划)。

把这种舞风印在人们心中的莫过于麦克杰逊(Michael Jackson)的机器人舞蹈。不过在本地的艺术圈子里,这还是很小众的表演,在业界求存的压力不小。更别说这类舞蹈的高伤率:肌肉拉伤、韧带扭伤、膝盖和半月板不断磨损,稍不注意受伤就可能无法登台演出。

陈明智,35岁;李洁敏,32岁;两人都是新加坡管理学院的毕业生。三岁之差,性格却像是吸铁石的两端,相悖但也相吸。李洁敏喜欢冒险,尤其享受站在舞台上镁光灯拢聚的感觉,让观众与舞者同笑同泪;相反,陈明智则是一个倾向于思考、打破疆界的哲学爱好者。“像火与水一样,我们似乎有很不一样的口味。但是我们身上那些不完美的地方,我想才是让我们的感情圆满的原因。”

两人的舞蹈火花早在10年前开始酝酿,为双人舞团取名“ScRach MarCs”,既有擦伤淤青的拼搏寓意,也把两人的英文名字镶嵌在其中。

想在舞者的世界里崭露头角,“尬舞”(街舞对决)可以说是家常便饭。在2015年,他们拿下了本地电视舞蹈比赛“The Dance Floor”的冠军,踩着机器人的舞步,演绎出了一对情侣间的相爱与相争,苦痛与甜蜜,把本来不被人瞩目的街头舞蹈与现代舞和舞台剧元素做出了结合,让许多人眼前一亮。

不过站上舞台,陈明智和李洁敏还是希望在炫技之余,用舞步说故事。“像一部电影、动画一样,舞步是用来塑造人物的,而他们的故事全部来自于我们自己的生活琐事。”

练舞时求婚

对两人来说,生活和舞蹈是不分家的。即便是两人的婚礼,主角也是舞蹈。陈明智记得,他把求婚的日子选在了两人的恋爱七年纪念日。为求惊喜,他先是骗对方说有投资商委约舞蹈作品,于是两人在一个私人包厢里练舞,舞到情动处,跪地求婚。李洁敏也笑说,自己始终蒙在鼓里,“我真的以为是没有别的办法,虽然是纪念日,也只好答应来排练。”

两人几乎是一边忙着成立新家,一边经营舞蹈事业。除了开班授课能带来一些稳定收入,他们更期待的始终是更大的艺术舞台。今年年头在甘榜格南一带举办的Aliwal Urban Art Festival就邀请了他们为策展人之一,策划包括音乐、滑板和舞蹈等面向年轻一代的次文化节目。

陈明智说:“我觉得我们需要坚持去探索,成为有好奇心的人。生活就是这样,我们需要碰见新的事物才能成长,变得勇敢,有信仰,有角度,去理解世界的各种可能性。而我们能做的,就是把舞蹈和生活里一切的各种元素结合在一起。”

去年登新加坡国际艺术节寄望能在国庆上献艺

为次文化发声,这场艺术节已经承办了7年,成为不少涂鸦、舞蹈和滑板达人的聚集地。陈明智和李洁敏也设计了一套舞蹈节目“如果……嗅觉活起来?”把对香味的感受力转化为舞蹈形态,独具创新精神。

在这一行里混迹,两人很清楚他们的演出是否有所懈怠是藏不住的。至于是否能赚到足够的钱?两人其实并不在意。他们相信,这是一个会不断扩大的增长的市场,将来会更好,更何况对他们而言,舞蹈就像是一种生活方式,更甚于工作。

近日由于冠病疫情的关系,两人有不少演出和活动被迫延期,唯有暂且等到4月份,观望事态的发展。“随遇而安吧,我们没有给自己设下什么时间表,按着我们自己的步调前进。去年我们也站上了新加坡国际艺术节的舞台,这是对我们的鼓励。如果说下一个舞台,我们也希望有一天能在国庆典礼上表演。”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