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最后的烛光晚饭

订户

字体大小:

在宇昕和琬仪编辑的应允下,我跟文字吃了一顿为期一年零六个月的烛光晚饭。

这是一顿需要真话撑起的烛光晚饭,有隆市南岛和浮城作为前菜主菜和甜点。源于年轻气盛的资本,执意偏离天马行空和曲折离奇,堕入自伤与疗愈的循环,三地的浪漫烛光在缅怀中一根接一根熄灭,来到饭后甜点,我们才甘愿吐出仅剩的想给彼此的话。在所有写不下来的变成白纸的厨余,所有写过下来的变成味蕾的记忆以前,一番唇抿齿嚼的细碎都是一种必经的疲惫,并非故意含糊不清。于是执意把一份写实的菜单作为散文题材,写实的价格作为架构,写实的饮料调配与食物摆盘作为句法和遣词。但负责校稿把关的编辑也是下单送菜的服务生,他尽责但不会多嘴告诉我和对面的文字,完成与录用是否等同和解,不残忍的清算是否等同一种温柔和缅怀。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