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健康资本

(路透社)

字体大小:

上网络教学课程时,快65岁的教授一边努力地适应新科技应用,一边幽默地说笑话,让每次课堂的气氛十分愉悦。以前对学校的抱怨现在看起来完全不足以启齿。

早在3月初冠状病毒疫情在西雅图升温时,学校就转成网络教学。当时宿舍里的学生纷纷在当天下午就搬回家,而国际学生也连夜打包行李,搭乘飞机回国。这一切对我来说发生得太突然,还来不及反应过来,身边的朋友已一一离我而去了。我孤伶伶地望着房间的天花板,原本吵杂的宿舍变成了鬼城。

我原本最期待的春天学期就这样没了。学校的樱花盛开,却没有一个人去欣赏。脑海里盘算的种种出游计划都化成烟云。身在远方的妈妈频频打电话来,我们在“回家”和“留在原地”之间纠结。如果回家就必须承担搭乘长途飞机被感染的风险,而且下一次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重返美国校园。如果留在原地,万一发生什么事我很难就医,而且谁也无法预测学校宿舍是否会要我们搬出去。

百般纠结后,我决定回家。虽然称作疫情,这一切却感觉像一场战争。我百般不舍地收拾行李,心里难免有许多埋怨。为什么这样的事情要发生?

到了机场后,我才渐渐释怀。望着机场服务人员还是努力地工作,不禁对自己之前的种种自我怜悯感到愧疚。虽然情况感觉十分黑暗,在这时候更加凸显人们的善良。

华盛顿大学为受影响学生提供免费住宿和伙食

华盛顿大学与其他学校不同,西雅图虽然出现美国第一起冠病病毒病例,华盛顿大学却没有把学生赶出宿舍。在这个节骨眼上,学校首先赶着进行网络教学,让许多学生回家,把学校里的密集度降低。学校不但给留在宿舍的学生一个月免租金,还为正常感冒的学生送三餐,避免他们出来与人群接触。

华盛顿大学设有北美最大的华盛顿医院,成为美国第一个进行冠状病毒预防疗程研究的医院。因应经济的动荡,许多学生和家庭一夜间失业,因此学校也补助学生伙食费。上网络教学课程时,快65岁的教授一边努力地适应新科技应用,一边幽默地说笑话,让每次课堂的气氛十分愉悦。以前对学校的抱怨现在看起来完全不足以启齿。

身边的同学也渐渐适应新的生活方式。因为我们无法像以前如此容易见到彼此,我们更加珍惜视讯彼此的时间和机会。从前的我们每天想翘课,现在更加思念美丽的校园和能与彼此互动的教室。

人生不就是如此?失去后才懂得珍惜。虽然生命中频频出现的事件要我们领悟这点,但这次的疫情最有效——它史无前例,影响的范围广大,几乎没有人能逃离(除了南极的企鹅吧)。

清晨五点抵达台湾机场,马上面对一大群工作人员在疏散人群。之前听新闻说有些台湾人对留学生存有偏见,觉得留学生平时不管台湾,但是在海外一遇到灾难就直奔回家。但是也有许多人反对,说疫情谁都不想要,家乡永远会在这里等我们。

写这篇博客时,是我入住饭店自我隔离的第四天。饭店的工作人员都对我很好,每天上不同好吃的菜色。回台湾这么多次,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次竟是我最感到温暖的一次。

疫情前,大家各自忙着赚钱,一鼓作气朝着自己的利益前进。疫情暴发后,大家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都变得遥不可及,逼得大家放慢脚步,重新看看自己拥有的东西,并且更加珍惜它。除了金钱,名利,没有健康,人类什么都不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