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空娃娃

(法新社)

字体大小:

作者一句话:愿空虚的娃娃,也会被世界温柔以待。

玻璃娃娃们一排一排端坐在展示柜上,隔着玻璃绽放最灿烂的笑容。它们几乎完美的表面上,藏着已被掏空的心灵,已被流干的眼泪还有无法愈合的伤口。

我放慢了脚步,默默地望着前面紫含与围绕着她的朋友,他们热闹欢乐的氛围无情地反衬出自己的孤独与悲伤。他们与自己之间的距离并不远,好像只有两三米左右,却感觉到他们似乎离自己好远好远。紫含就像一道遥不可及的光,只能欣赏却无法靠近。

她是我最向往的模样, 不仅学业优秀,性格开朗讨喜,最让我羡慕的闪光点就是她的自信。她擅长芭蕾舞,常常受邀参加学校里的各种表演,自信的她在任何舞台都散发独特的魅力。

她就像一个完美的水晶娃娃,注定在灯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

而我却不一样,我就像一个不起眼的布娃娃,在无人的角落里渐渐被人忽略,被人遗忘。

隔天周末,我一个人到学校附近的收藏品店,那是我最喜欢去的地方,因为我很喜欢店里的水晶娃娃。我从小就想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水晶娃娃,但一直都负担不起。

我踏进店里的那一刻就对上一双熟悉的眼睛。

“晓雪?”

我与紫含之间并不熟,只是当了一年的同学,因此当时的我们尴尬地看着彼此,直到紫含露出一丝甜美的微笑:“你也喜欢收藏品啊!”

“对呀,每当周末她都站在那柜子前看着那些娃娃,但每次都不买。”店里的老板忍不住吐槽道。

“我也很喜欢,一起去看吧!”

那天的紫含好像一个失去光线的水晶娃娃,瞬间变得黯淡。

“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这些水晶娃娃吗?”紫含伸出手抚摸着一个娃娃,“因为我觉得它们懂我。”

“别人只会看到我们完美的表面,但不会去真正在乎我们内心的一切。就像父母,他们只会在意自己是否足够优秀;就像朋友,他们喜欢的只是那个聪明有才华的自己。你知道吗,我想被人喜欢,一直拼命改变自己,最后连我自己都丢了。”

我望着面前的娃娃,脑海中反反复复地播着她刚倾诉的种种心事,回过神来却发现紫含不见了。过了不久,我看到紫含与她手中拿着的盒子。她把盒子递给我,我犹犹豫豫地接过它,小心翼翼地拆开包装,瞬间惊喜若狂。

包装里躺着从小渴望拥有的水晶娃娃。

“晓雪,”她突然认真地看向我,“其实你是值得的。”

她紧紧握住我的手,把我拉到她身旁,轻声地对我说,“你不用做出任何改变,因为这样的你就是你最珍贵的模样。我也相信,你一定会遇到真心喜欢自己的人。”她握住的那只手渐渐减弱了力气,但感觉自己被她握住的手却逐渐变得温暖。我鼓起勇气抬起头看着她,她的眼神不再像当初与朋友们一起玩闹那样坚定,那样自信。此时的她褪去了以前的光芒,只剩下一个像我一样胆小、恐惧的女孩。

我回家后小心翼翼地从盒子取出水晶娃娃,不料手一滑,手里的水晶娃娃从我手心中掉落到了地上,一瞬前变成密密麻麻的碎片。我呆呆地望着脚下已破碎不堪的水晶娃娃,当我再抬起头时才感觉脸颊渐渐变湿了。也许,这就是她最真实的模样,大家看到的只是闪闪发光的她,却永远无法看到她的伤痕与黯淡。

“但我坚信,破碎的你,也一定会有人愿意温暖你的心灵。”

“因为,你也值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