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走火入魔

(路透社)

字体大小:

作者一句话:不畏鬼神,只惧人心。

“你个渣男! 我为你付出那么多,你怎能这样对我!?”井井有条的房间内,妙龄少女梨花带雨地质问男友。她是如此投入而忘情,与略显冰冷的房间产生鲜明对比。

“对不起,小莉。我和小美是一见钟情,情难自抑……希望你成全!”男友倒也恳切坦诚。

“你……祝你有情人终成眷属。呃,我就……”少女一时愣住,不知该作何反应。这不按剧本来啊,之前都串通好了:少年会坚持自己没做错,反过来指责小莉占有欲过强,令他窒息。看考官的尴尬表情。糟糕,一定搞砸了。

“停停,小……莉是吧? 不太行,分手现场的氛围没掌握好。首先,情绪起伏大得离奇,哪有前一分钟歇斯底里,后一秒立刻变得冷静自持的?这是第一点。还有,祝男友好没问题,但乍听到他移情别恋时,那震惊的微表情要控制得当,祝福也得带点感伤,明白么?”女考官摘下墨镜,唾沫横飞说了一顿,煞有介事地在名单上画了个大叉。“缺点火候啊。”

“补充一句,小姐。你可能训练方向有误。要真正融入人群,就得深入人类内心,发自灵魂的认可——哦,你可能听不懂。总之,要穿着他们的鞋子过活,别抱着AI那套固化的逻辑思维。啊,听我一句劝,下次别贿赂搭档了。”男考官和蔼可亲地说。

天,我被出卖了!女子愤愤地望向身旁云淡风轻的人。

“一眼就看得出,没必要告密。”女考官好整以暇地戴上墨镜,嘴角挂着一丝莫测的笑。

“不,不对……”少女疑惑地问。“《人类剖析大全》里明明说,人类是感性和理性并存的高级生物,为什么我不能先失控,再从容呢?”

“时机,亲爱的。简单而言就是连贯性问题。情绪的转变很正常,甚至是必须的;但不能太快,那便成了突兀。若你要理性感性并存也无不可,只是难度系数略高,你现阶段恐怕无法掌握。” 男子说。

“给我个机会吧!”她硬挤出几许泪花,强忍在眼眶里不让它滑落。

“我看……”

女考官若有所思的表情让她重新燃起希望。

“不如下次再来。”

女孩垂头丧气地走了,那沮丧的样子跟人类几乎无二致。

“这届机器人的质量有待提高。”女子摘下分析微表情的智能眼镜,闲闲地涂着指甲。要不是这几天太累,她更希望凭肉眼判断真伪。“难道遇到技术瓶颈了?一代二代那会子可是进步神速哪。”

“算个好苗子,多加练习,心领神会,指不定哪天就开窍了。虽然对峙的时候别扭,但你看最后求情的时候——楚楚可怜的,我竟有点心软。”男子撕开正经的面具,把长腿放到桌上。顿时话锋一转,怀念道:“你还是习惯自己动手。”

“手脑相连,科技再怎么发达,手一定不能停,不然迟早变傻。”

“哈,我同意!”男子说着,把L-11旁的叉划掉,标上星号,以便后续跟进。科学使世界日新月异,多数人鄙视纸笔这“古董”,往更先进快捷的方向疾驰而去;但他爱着握笔的感觉。转笔、握笔的时候脑子似乎转得更快。“单位里好像就咱还保留着这一‘陋习’,连最怕科技的小刘都把所有文具扔了。哈!‘理性指数’要垫底了……”

“何必这么配合体制,玩那无聊的游戏?‘优异员工’谁爱给谁,不稀罕!变成科技的奴隶有什么意思?人类要有人类的样子。”女子不屑一顾。

这是个神奇的时代,人们为科技痴狂,“科技依赖症”成为高发疾病,专家们一筹莫展。政府大量砸钱搞科研,五花八门,无所不有。人们对科技产品时刻追踪,展现出追星一般的亢奋,不走在时代前沿宛如对不起自己——可谓“魔怔的一代”。人类试图以效率和理性衡量自身价值,与机器人试比高;机器人则极力朝人类靠拢。虽尚处于表演阶段,不难想象,之后它们会发展出七情六欲,成为“没有心脏的人类”。学生时代踌躇满志的他万万难以设想,当年的校草(自己)不仅人到中年还是光棍,连工作都奇葩至此。“AI鉴定员”,什么乱七八糟的……老行业的凋零让许多富有人情味的东西消亡殆尽。他回想起小时候去的那家咖啡店,老板待人真诚,笑眯眯送他棒棒糖。如今放眼皆是自动贩卖机,老店撑得了多久? 依稀记得最后一个补鞋匠,那专注的神奇有种别样的虔诚,让他感到无端震撼。现在那位老人家大概已尘归尘,土归土了吧……

“呜呜,难道我注定失败?” 回训练中心途中,L-11自言自语。明明已经拼尽全力,仍抓不到希望的曙光,胸膛空落落的,堵得难受。“没有人类的心,却有人类的病。”同伴曾如此嘲讽她。她自认为无限接近人类,奈何无法通过测试。没事, 一定是太紧张了,她想(躯壳里的一串串代码):在我之前,有过无数机器人朝这伟大目标艰难迈进。他们倒下,失败了。也许我亦逃不过被更换淘汰的宿命,但我的努力是为无数后来者添砖加瓦,岂会付诸东流?终有一天,机器人将比人类更漂亮、更聪明、更有道德。届时何止以假乱真,我们将比人类更接近完美。

是夜,机器人L-11梦见她是个叫小莉的女孩。第二天早晨,她想不起梦的内容,只觉得欣喜异常。毕竟能做梦的机器人,目前还是凤毛麟角。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