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创意直面时代风浪

字体大小:

洪维良服完兵役,不上大学,而是拿打工存下来的钱创业,开创自己的动态设计公司。他带领的12人团队,在这五年交出亮眼成绩单。他个人还登上福布斯亚洲地区30岁以下的精英榜。创意设计市场风向变得快,今日有优势,但明天随时可能被淘汰,他告诉《联合早报》记者愿意学习面对风浪。

他在24岁成立公司,如今名列福布斯亚洲地区30岁以下精英榜,但他的学历里:没有上过大学。

洪维良(29岁)是本地动态设计(Motion Design)公司Genesis Motion Design的创始人,面簿、雷蛇(Razer)、新电信等大公司都曾找他设计作品。

在八年前,毕业于南洋理工学院的洪维良,拿着动态画面与广播设计(Motion Graphics and Broadcast Design)的文凭,在本地的工作室和广告业当过自由业者,也曾以实习生的身份到美国洛杉矶寻找机会。

一万元创业

洪维良是一个敢于抓住机会的人。一般人在当完兵后会选择老实地上大学或者打一份稳定的工作,但洪维良在2015年服完兵役后,用打工存下来的1万多元存款砸在了创业上。“起初并不完全是为了挣钱,我们要做的都是那些挑战创意极限,不循规蹈矩的作品,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对作品有共鸣。”一个决定,加上日以继夜的努力和打拼,他的公司如今是本地备受瞩目的动态设计公司之一,团队成员共有12人。

什么是动态设计?外行人听来有陌生感,但其实是十分普遍的视觉特效:它可以是面簿在你生日时送上的电子贺卡;逗趣的卡通广告;又或是电影的开场特效片头。

别小看这样的作品,在欧洲篮球联赛2019年的动画宣传片里,洪维良的团队与位于希腊的Yeti Pictures公司合作,几乎是一帧一帧地制作,作品一分钟,团队花了三个月。

洪维良团队的强项是二维的逐帧动画,与业界许多3D动画公司相比走出了一条不同的路。洪维良说,当初在亚太地区能把动态设计做得有声有色的公司实在不多,而且许多亚洲公司里常常是一言堂,不看重员工的创意,但他不希望看到好的创意流产,为此他必须创立自己的公司和企业文化。

最大挑战是让客户看到作品的价值

洪维良尝过许许多多的闭门羹,要抢到客户,一部作品的成功是不够的的,每一部作品都要经得起考验。洪维良要扮演的角色是一个讲故事的人,而他的故事须要命中客户的“要害”,这包含的不只是美学,也讲究策略。“但一个现实的问题是,人们并不重视作品背后的这些价值,作品短,要价就会被压低。我们最大的挑战就是要让人们看到我们的价值。”

一家公司的成败一部分看运气,也看大环境。随着近年来本地电竞市场的兴起,为游戏公司和电竞活动设计宣传片和讲解片带动了对动态设计视频的需求,洪维良在创业初期也承蒙电竞市场的关照,踏出最早的几步。

但市场的风向会变,科技技术也在不断更新。问洪维良怕不怕被时代淘汰,他也有这个隐忧,但他愿意去学习去面对风浪。很多东西在变,过去洪维良为电视节目设计作品,但现在手机的小荧幕成为主流,更多客户在要求AR、VR等包含虚拟技术的作品,业界也正在朝着人工智能的方向前进,这一切都在逼迫从业者加快自己学习的步伐。

洪维良的创业路程须要像每一帧动画一样兢兢业业的落笔,他还没到30岁,而这是他最大的本钱,“我想把新加坡的动态设计做到世界公认的水准,让别人看到,我们也能做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