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烟火

在那流动的色彩下,埋葬的或许并不是一个孤独的画家,而是一个一生热爱太阳、渴望光明的,伟大的普通人。(法新社)

字体大小:

作者一句话:“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文森特·梵高

亲爱的梵高先生:

现在是21世纪2020年,距离您离开人世,已经过去130年了。

您不必知道我是谁,实际上,您根本不会看到这封信,也不会理解它,这不过是文学创作者在失眠夜的幻想罢了。

“人活着的时候,画总是卖不出去。”

现在看来,这句话真的应验了。在您离开人世后,您的作品被收进了各大博物馆,卖出天价,而您也被誉为荷兰最伟大的画家。曾经只值400法郎的《红色葡萄园》如今成了无价之宝,被收进了埃尔米塔日博物馆。

“死了以后,画却被供了起来。”对您来说,这或许是极大的讽刺吧。我没有资格评论世人,更没有资格评价您,但写下这封信,其实更多的是想告诉您,您心中的那团火,人们看到的,已经不再是烟了。

很多年前,我看不懂您的画。在我眼中,绘画是像唐代的仕女图和工笔画那样清晰精准,“画得像”是我对绘画的最高理解。但您笔下的太阳,我能感受到它在以“惊人的速度旋转”,“正在发出骇人的光热巨浪”;您笔下的麦田,我能感觉到“麦子朝着它们最后的成熟和绽放努力”;您笔下的星夜里,天空第一次出现涡状的云,繁星闪烁,夜幕下的柏树像一团黑暗的火焰,月亮像是昏黄的月食。晚风吹过,夜空中的繁星闪耀流光溢彩,云在飘,远处的小村庄笼罩在一片宁静祥和中。

在这些画里,我看到的是对世间一切事物心存热爱的伟大画家,而不是那个割下自己耳朵,痛苦挣扎的,“失了智”的“疯子”;我看到的是即使被生活伤得体无完肤,但仍对众生怀揣怜悯的朝圣者。而这,无不令我动容。

其实您的画最让我感动的,不是作画的技巧有多么高明,也不是呈现的景象有多么动人心魄,而是在那忧郁、深蓝、绚烂的色彩下,如洪流一般狂热的感情。在那流动的色彩下,埋葬的或许并不是一个孤独的画家,而是一个一生热爱太阳、渴望光明的,伟大的普通人。

我心疼您生前无人赏识,心疼您在自我怀疑的情绪中离开这个世界。我自私地希望您能穿越到现代,能看看美术馆里的被珍藏起来的您的画作,看看人们是如何对着《星夜》感慨,站在《原野》前沉静端详,在《收割者》前露出暖洋洋的笑容,或许这能让您多一点点欣慰。

“也许是他来的太早了,时代没有准备好迎接他。”

“也许他是冬夜的最后一只寒鸦,用垂死的悲鸣唤来新春。”

世间亘古孤独的,不止是山川,前世和您生活在同一时代,今生能亲眼看一看您的画,已经是最大的幸运。

我十分好奇,若是您知道《纽恩南春天里的牧师花园》在130年后被人盗走并惊动了全世界后,会大笑,会愤怒,还是会痛哭。

我自私地希望您能穿越到现代,能看看美术馆里的被珍藏起来的您的画作,看看人们是如何对着《星夜》感慨,站在《原野》前沉静端详,在《收割者》前露出暖洋洋的笑容,或许这能让您多一点点欣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