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噪音

订户
聆听方式的改变,让许多东西变质了,消失了。(互联网)
聆听方式的改变,让许多东西变质了,消失了。(互联网)

字体大小:

The Beatles披头四乐队解散50年后,我才与《佩珀军士的孤独之心俱乐部乐队》相遇,并不是在某家唱片行,而是在手机播客上听到有人在谈论这首充满概念性的歌曲。

聆听方式的改变,让许多东西变质了,消失了,比如:噪音。

戴着降噪耳机,透过云端聆听50年前的唱片,这显然不如一张在唱片机上回转的黑胶那么让人清楚地意识到作品与我的距离感。我相信聆听音乐是具有私密性特质的,但另一方面,我却不希望处于完全的真空,因为那似乎偏离了音乐的初衷。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