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陈季琛:杀猪

订户

字体大小:

当郝爷将李老板引荐给钱大少时,两个人都吃一惊,然后相视哈哈一笑,在众人的错愕之中,自然而然就有那么一层亲近的味道。这本是家正规的按摩院,可郝爷为引钱大少上钩,特地准备个荤场,男人都爱尝鲜,女人往往是最好的突破口。

事毕尽欢,几个男人洗了个澡,之前的酒气散去不少。李宗贤提议去吃夜宵,说自己知道个顶好的地方,一定合大家口味。自然是钱大少经常去的那家店,点的吃食也都是钱大少爱吃的那几样。“真是绝了,不瞒诸位说,我平时啊就爱吃这么一口,没想到今天还遇上个和我口味一样的,真是有缘。来来来,走一个。”钱大少举起杯,热情的和李老板碰了一下。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