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往事 给在农村长大的80后

奶奶说,春天里面鬼多,村里的那片坟地不要去,还有大河旁边那个曾经发生命案的窑也最好远离……

微风和煦的春

我眼中的春天应该是从过完年刚刚开始到学校报到的时候算起。带着一点春寒料峭,柳树、杨树、榆树刚刚发芽。过年的时候好东西吃得太多,为了节省开支,家里饭菜总是很节俭。一盘腌菜加上过年的一些剩菜,就是一顿。每到这个时候,我总是抱怨伙食太差。爷爷则耐心地指着窗外的杨树对我说,以前我们都是吃杨树皮长大的,而且闹饥荒的时候,还用杨树叶做饼吃。然后再指着腌菜中的调味酱告诉我,他们那个年代一粒豆瓣酱要分三次吃,每次可以吃完一大碗饭。听爷爷述说那个年代的艰辛,我还有什么理由抱怨呢。不过爷爷也理解小孩子贪吃的习性,每天早上用攒了一个冬天的鸡蛋,加点豆瓣酱,摊成那种厚厚的煎鸡蛋。长大后,这种做法是我和弟弟的最爱,后来出国留学,做给朋友吃,居然也大受欢迎。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