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交通灯划出平行线,将自己囚禁在内。就只有在那一瞬间,自己才成为生命中的主角。眼前疲惫的红绿两人拿不定主意,导致踏出的第一步往往是提前的。或许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穿着白条纹外衣的柏油路只能无奈地让人任意践踏。

日复日,重伤发烧的柏油路又有谁怜惜?又曾有谁愿放慢脚步,去感激柏油路的付出?垫得半天高的高跟鞋绝对无法体会,更别说一寸厚的黑皮鞋。只有偶尔连拖鞋都买不起的老人家,用他花了半辈子时间换来的胼胝去聆听柏油路的心声。怀里抱着的每张纸皮都承载着下一餐的重量,压在这双已经不灵光的脚板上。脚板也只是徐徐地晃着,将不均匀的重量分配在柏油路的一生之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