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重生

订户

字体大小:

眼泪卑微地流给心房

在听雨的夜里

桐花落在身后的春天

还有多远的路程

我们可以走完恒河的冬天

持斧伐薪的爱人啊

你游不过冬天的恒河

所以,你只能记得今生

而我在河的东岸

仔细揣摩西施的愁眉

烧吧,烧你旅行过的桐枝

烧陌生人走过的桐叶

烧我们一路丢下的故事

还有多远的路程

我们可以

在火中穿过恒河的冬天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