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我与红楼的爱情故事

订户

字体大小:

彼岸和此岸,原来都只是他乡异域,如今却是心所依恋。

我的生命中有两座红楼,一座在彼岸;一座在此岸。——题记

“就是这里了。”伊莎贝拉说。她先跳下车,随即帮我开车门,蓝先生和外子也跟着下车。在一个有月光和星光的夜里,我仿佛又见到彼岸的红楼。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