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班

订户
法新社

字体大小:

马妲

  今晚就在公司里待到凌晨吧!避开跟女儿见面,免得控制不住要盘问她。老公明天午前回国,这次让老公去盘问她。

女儿又要去背包旅行!我是排在第127个知道这件事的人!!要不是儿子给我看她的facebook,我还被蒙在鼓里。

这是她向大家宣告“好消息”之后第三天,我才看到的坏消息。

“有说要去哪里?”我问儿子,感觉心跳加速,面红发热。

“没说。”

女儿在面簿上卖关子,说:“会在目的地才发图片。”

老公到沙巴谈生意,这个时间他可能在跟客户打高尔夫球。他最讨厌打球时被干扰,我仍打了电话给他。

我急促地说:“宝宝又要去背包旅行,她在facebook说的。boy boy给我看了。”

老公听了,有两秒的静止,回说他也不知道。又是两秒的静止,提醒我这次要冷静处理。他说:“你怎么变得这么烦躁?”

“我不是烦躁,紧张而已。Sorry!”我丢了话,悻悻然挂电话。

中午在餐馆吃点心时,女儿跟往常一样,点了爱吃的竽丸和虾饺,就低头看她的手机。我在等点心上桌前,跟经理小陈交涉两张延误的单子。

女儿垂脸看刷屏,纤纤细长的手指,鼻梁直挺,长眉毛下,一对睫毛天生自然长而翘。小嘴唇色自然粉红,黑白分明的发线,乌黑柔软的头发,都是青春无限的样子。我看着她,有这么一个女儿我是引以为豪的。我已白发丛生,每个月需要上理发院染发。难得的她眉目清秀,亭亭玉立。孩子大了,好不容易。

时间过得太快了!每次在餐桌上,我看女儿看着我们的表情,总是平平淡淡的。这平平淡淡的眼神,有时感觉刺目也刺心。20余年前我们决定创业,把生育计划推后。孩子出世后,哪来时间自己抚育?我们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耗在业务上,周末星期天还需要回公司接待客户,女儿和儿子都交给女佣带大。世事难完美,不管哪一个选择,必有要牺牲的。每天晚上,当我们回家休息时,往往是11点钟后,孩子早已上床睡觉。我只能在门缝看他们熟睡的样子,不敢去碰醒他们。

学校各科考试已进行大半。今天吃点心时,女儿说她只剩下经济一科。儿子还有两科要考。

我说:“不是我啰唆,我没办法教你们,我给你们请这些补习老师,你们要好好读书。将来是你们自己好,不是我好。你们看,我跟你爸爸就是没有文凭,用了30年,日做夜做,才熬出头来。”

女儿的成绩我不担心,升大学没问题。我是讲给爱玩的儿子听。儿子今年才中二,华文和历史都很不理想。幸运的是,现在华文就算不及格,也不影响升学。还好他的数理强,这个比较重要。但我还是希望他能像他姐姐那样,中四毕业时拿9个A。

“你们读书辛苦,妈咪知道。”我说:“年底我们去新西兰轻松一下。”

女儿“喔”地应了一声,儿子开心地笑了。新西兰我们已去过。年底去最好,长途飞行辛苦一点我吃得消。

吃了点心女儿要去上小提琴课,我载她过去。每个周末出外用餐,这几年都是各人看各人的手机,话越来越少。我打算载儿子回家后,回公司工作。儿子下午有华文补习。

到了家门口,儿子下车前把手机推过来说:“妈咪!你看。”

我看到女儿在她的facebook上说她要去背包旅行。

我是排在第127个知道这件事的人。

我尽量忍声吞气。

儿子转身回屋子里前说:“妈咪!我跟你说了,你不要跟姐姐说是我说的。”

“boy boy乖。妈咪不会说。”

放下手机,我坐在驾驶盘前叹息,抑制波动的心绪,把汽车缓慢地驶上大路,回公司去。

前年年底,女儿中四毕业大考后,跟两个好友去香港,说要看周杰伦演唱会。

女儿第一次自助背包旅行回来,说她玩得很尽兴。

那是我们答应她的礼物。放心让她去香港自由行,因为有外甥女驻香港工作,有什么急需,可以找她应急。

可是,当我看到银行账单上一大串在香港被提取和消费的数字时,气得浑身发抖。

短短六天的假期,刷卡花掉我3236元,27分!

她们竟然跑去住五星级酒店。算了,那两个同学家境也富裕,总不能……

那夜,我拿着银行账单上她的房间,她还没睡。

我责问她:“你怎么花的,买了什么?”我要看她刷卡买回来的东西。

“一些衣服、鞋子,其他吃喝用了。”她歪着头,站在她的床边说。

“东西在哪里?”我厉声问。

她拿不出来。

我起疑了:“你把东西放在网站上卖掉了吗?你几时缺钱用?”

“东西都给了人。”她望着我。

“给了人?怎么买了不带回家?你给了谁?”我讶异地问。

女儿不答,直挺站着。我一时发现女儿又长高了,高过我半个头。

“给了谁?”我愤怒地问。

女儿吞了口口水,她低声说:“给了雅蒂。”

“雅蒂?”我皱着眉想,一时想不起来。“谁是雅蒂?”

“我们的雅蒂,她去了香港工作。我去找她,给她一些礼物。”女儿平静地说。

那个雅蒂,五年前不是回印尼结婚去了?

“你跟她还有联络啊?”我心头上的气还没消,骂她:“你疯了吗?这么大方,拿我的钱买东西给她?”

“我没疯。”女儿这时涨红了脸,像开机关枪般顶回我:“是!我跟雅蒂一直保持联络。她从我小二到小六都在照顾我,陪我玩,陪我吃饭,陪我做功课……我,我等了五年才能见到她,送她一些礼物不可以吗?你不能当着是我买给自己用的吗?妈咪,你一不如意就只会骂我,骂雅蒂这个那个。每次我很累睡不醒,跟不上校车,去敲你们的门,你一开门只会骂我们害你没好睡,一路上凶巴巴到校门口,雅蒂每次都陪我让你骂……”

“我,我出去工作赚钱,还不是为了这个家……没我给她薪水,雅蒂也不会照顾你的。”我没想到女儿竟然顶嘴,我气得浑身发抖。

“钱!你天天只想生意的事,你哪一天脑子里没有在算钱的?我从小五开始,你就整天跟我讲钱,教我做生意好,赚钱重要。从小你就说了,把我们养大花了许多心血和金钱,别想再动你们的老本。你们打算好了,退休了去珀斯买房养老,不会分给我和弟弟。这些话,我听了十几遍,听到‘显’了。”女儿对我露出鄙视的眼神。

“啪!”我一巴掌打在她脸上,骂她:“花了我这么多钱还敢嘴硬。”

女儿吃惊地抬手盖住鼻口,仰着头静静看着我。

我走出她的房间,大力甩门。

这一夜,老公在印度谈生意。我气得睡不下,心里觉得万分委屈。

那一巴掌,打开了一场冷战,僵局直到圣诞夜交换礼物才修好。

我在公路上飞快奔驰,紧紧地握着驾驶盘。

白手起家,能创造今天这片业绩,我对我的人生有了交代。我们离开鸽子笼住进有地房产,还在珀斯置了房产,最安心的是老本丰足无忧。我不否认,我的回忆之中常常想不起女儿和儿子小时候的面孔和声音,他们好像无声无息就长大了。我不是不知道我失去的,长久以来,我分身乏术。但我不后悔,女儿和儿子将来会明白。人生在面临抉择时,你不能全都要,天下没这么便宜的事。所有的选择,往往都需要付出巨大的牺牲。下海了就是下海,一盘生意旋转开来,竞争这么激烈,我们没有回头岸。

孩子小时候,从望后镜看到坐在后面的他们,都是只有两团乌黑头发,都在低头玩手机。

有一次我抗议:“整天玩手机!下次不准把手机带出门。”

他们牙尖嘴利地顶回我:“你也一直跟你的职员讲电话,下次不准带手机出门。”

一想到女儿两年前跟雅蒂在香港欢聚,好几个夜晚一起逛街、上餐馆吃喝,我心底就生起一阵丝丝酸味,很嫉妒。很难受!我无法阻止女儿爱雅蒂,我也无法求女儿多爱我一点。

爱,是不能勉强的。曾在哪里读过这么一句话说:“一个人的时间精神用在哪里,是看得到的。”

女儿又要去背包旅行,难道又要去香港见雅蒂?女儿对雅蒂比后来的两个女佣还亲密,这是她童年的情感依赖么?

这一次,我无论如何都要避免再跟女儿发生冲突,我想到老友雪莉,我不愿意落入她和她的女儿凯丽的结局。凯丽大学毕业后工作,经济独立了,几次跟雪莉发生意见冲突,凯丽不爽,就头也不回搬出去租房住,五年了,连个电话都没打回来。唉,到底哪里出了差错?这么无情啊!

今晚就在公司里待到凌晨吧!我决定了。避开跟女儿见面,免得控制不住要盘问她。老公明天午前回国,这次,我让老公去盘问她。

决定后,安心地开车。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