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伊蝉

恍若

花猫走过田埂

西风尾随吹起一列种子

整个上午

哼不出笛吹的相思

发鬓上的茉莉掉落

跌成秋雨的转世

曾经挽着你的手写下枫红

此刻谁还记得呢?

当我们相信错过是最完美的时候

相逢,

反倒成了一种轻易的遗憾

抒情

我有抒情的理由

宿醉非药

颓废太堕落

清醒的伤口便于打理

并可风中释放

灯下,草拟一首诗

将诗眼托付给暗夜的狼

让它以青春的速度拼命奔跑

别教无情人捕捉我

最后的悸动

致黑猫的忏悔文

和云分手之后

绝版的我随风转了一个方向

在黑猫的眼瞳里

看见了自己的过去

此刻不必急着凭吊以往的不堪

阳台上晒了一首诗

握着皮毛光泽的小肉掌

轻轻一按

眼泪从诗里渗出来

我的文字比你静默

你比人类贞洁

如新的我们

专心从自己身上阅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