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马逃诗纪事

订户

字体大小:

吴启基

八层楼高的

超级木马,连同希腊的

五万大军,十年炮火

从未间断,攻打敌人的特洛伊城

只为抢回,被掳的那位

害羞的

王妃

据说,写下这事的

是一个牧羊人

他头戴流苏方巾

脚穿过膝长靴

一件灰白裤子

又宽又大

日常一景,茶馆里

独坐

时而,抬头喝茶

时而,低头写诗

诗从门窗

一首一首

流出去

诗在街道传唱

诗在山谷流行

空气中

拼写的文字,有点汹涌

有点挤

当军官到来抓人

呼呼作响,只见桌上

几张羊皮纸,不停地

翻动膻味

户外走着的牧羊人

个个都是

荷马

(画外音)

荷马是瞎子

那些找寻他的人

也瞎了?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即刻成为早报订户,阅读畅通无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