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

观察

席地而坐

让拂晓在身上长苔

树林里 我早已融为一体

在盛夏的丛林中

浓烈的那股柠檬草酸

在太阳穴两旁嗡嗡扇着翅膀

摊开一盒水彩笔墨 画纸

等待 那貌似

一场暧昧的试探

在还未清醒的聆听

聆听 好奇的松鼠和

压低轻弹的枝头 这清晨

适合在柔软的阳光下窥探

和捕捉一些 被逆光

轻轻压着的影子

构图

铅笔总是先平铺直述

我勾绘着树荫落下来

像光束 用橡皮擦淡一点

芒草起浪

宁静的树林偶有步声嚓嚓

五分真实 再嵌入五分的想象

加几只 从乌斯藏界来的麋鹿

支配自己所有的权力

疾走纸上的木碳

在晨光的裙摆里跳舞

瞬息间

意外抖落一片碎页

未察觉 只听笔声沙沙

一路柔软地 磨损画板上夹着的

以它们逐渐成形的姿首 发出林间里

最微小的感叹号

打稿

把时间擅自留在笔尖

而我尝试固结自己

从纸上醒来的线条

若发现自己只是一个轮廓

是否会从午间的缝隙里 溜走

我依旧盘膝而坐

在夏季的丛林中

跟随着右手尾指外侧被抹黑的节奏

勾描着急于展示蜕变的自信

若风可以控制几片落叶

让它们缓缓降落在我的稿上

绽开一道色彩 以开花的姿势

对我挤眼

纵有温柔千种的黑白

也敌不过一片绚丽晕眼

那是蝶蜂间忘返的捉弄 留恋在

一片渐深的矢车菊蓝

上色

山茶红 灰玫红 珊瑚红 还是鲑红

旋在半空的毛笔 交缠

每一块色彩都落在透明的线

像雨滴 喷洒干旱的午后天空

汲取一些水分 灌溉

水彩画的开端

阳光将我的眼皮

染上金色 再

洋洋洒洒的摊在我烦絮的纸上

从迷路的线稿上出发

寻找 早前遇到的小松鼠

画上蓬松的外套 还有

灵巧的眼睛

当蘸上饱满的汗水飞溅 和

色彩盘的交融稀释

右手边清澈的水杯变浑变黑

那是该停止的讯息 搁笔

一只 还有一只

墨汁晕开了我的上衣 未皱眉

却试图让墨汁在这里

多停留一会

完成

我在傍晚的林中独坐 此时

日已烧过最矮的灌木

可惜我不是负责的画家 总是贪心

试着加进最后 树丛边的黄花

还有从渐渐升起的薄雾上吸满一笔银光

轻洒在已经完成的画面上

密密的

直到一声喷嚏惊起树上小鸟 才发觉

黄昏也凉了 而我不得不离开

我拉紧装满一整天色彩的背包

用夹板用力盖住湿淋淋的风景 避免

避免一场星光下浪漫的逃亡

悄悄的 月光也爬上眉间

将回途的步伐染黑

突然灵感涌来 我想

等回到家画完全干以后

应该用会发光的萤光笔

慢慢点亮 黑夜踩碎的石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