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周昊:打字

订户

字体大小:

从写到打也不过几十年空格

笔芯被某个巨兽嚼碎均匀

喷吐成排排方块,字

不是方块字

而是符号与QWERTY

要抵达象形还得选择拼音

于是人的撇捺被截肢得劈啪作响

我们紧握的手松弛了

舒展且臣服在块块凸起的塑料上

掌心透过格子窥探另一种宿命

是屈身在荧幕前的自然反应

敏捷如猩猩看到香蕉

伸出双手像膜拜某个神

等待欲望的闪电划过

十指对号入座,抽筋般

以此起彼伏敲击此起彼伏

但生成行行工整的宋体12级

我于是写好了这首诗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