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茀民:秋笛

老家的一截竹子

在血管断裂后

依然回响

不改的乡音

路,从脚下出走

寂寞渐行渐远

回头

往事早已无根无由

只剩这副嶙峋瘦骨了

每一个空洞

都是惨遭剜刑的瞳孔

任凭十指怎么安抚

也捺不住失明的伤痛

历经半世流浪

恨啊,此生

再也无从遥望

中秋的月光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