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仪:另一件戏服

AMK地铁站,亚坤咖啡店内有四张沙发,你占其一,咖啡香缭绕,角落有个垃圾桶,一叠印有色块的纸张,乍看似一截被丢弃的戏服。樟木箱里哪有什么戏服?那件戏服在很多年前就给母亲扔了,爷爷却坚持大哥收着那套戏服。诞生至今,你从没看过大戏,对你而言,广东大戏潮州大戏没有分别。然而小说《戏服》里提及的香港,里面几个地点几条街,你是到过的,唤起了的情绪,那些尚未泛黄的回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