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莹:诗两首

风铃花

一场微风细雨

纤弱的风铃花

禁不住满地呻吟

我左闪右躲

深怕踩疼它们

淡紫色的花朵

持续凌空曼舞

悄无声息

落在我双肩

似乎有心事要诉说

晨运结束后

我一定会驻足

洗耳倾听

飘零又堪怜的身世

心底里我如此允诺

转身踏上来时路

人行道旁的缤纷落英

已让印裔女工

扫成另类风景

凄惶地等着

被收拾

Devil's Trumpet

高高擎起

对着朝阳

吹响春天的号角

麻雀、八哥、鸽子

翩跹落足跟前

频频颔首

赞赏出色的演奏

木槿花、紫薇、黄蝉花

被厚实有力的喇叭声

吹出姹紫嫣红

装饰岛屿的每个角落

喉管里充满热情

那么欢欣、愉悦

唯一的遗憾

是植物学家太疏忽

取错了名字:

恶魔的号角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