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农政:三更诗鸣

订户

字体大小:

剪药

今天开始服药

而你偏是那药

逼我在血淋淋脐带里

剪断

要与不要

忘果

我是一朵开尽的卧底

被派来揭开一颗卧底了六十年的种子

忘了结果

我心里没有别的

只有一只虫

单单单单单单单的嚷着

离岸船只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