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莫洛桑:女人的刺青

订户

字体大小:

女人把悲剧缝进自己的皮肤,在她生命发芽,20岁的时候。她初识的男子,她以为永远不会离开她,就像那一年的春季,她在市集看到的,精致美丽的塑料玫瑰,她和男人的爱情将永远不凋谢。

她有所有20岁的女孩所有的,对于爱情单纯、美丽的憧憬。可惜男人像一台老旧的裁缝机车,咔咔作响的操作声,就是对那女孩美丽纯真爱情的回应。这老机车织不出爱的霓裳,甚至补不了不断出现的破口。女孩在老裁缝机车踏板的一上一下间,看到花季的往来、消逝,在男人对她的一上一下间,女孩变成女人,也发现塑料的玫瑰,早在20岁的季节,跟着那一年的玫瑰凋谢。那一年,只有男人看见它的凋谢,却不愿告诉她。“玫瑰是火红的,玫瑰是我爱你的心,流出的殷红,以后看不见我,你就看它,它是我对你所有的真情。”男人的细碎耳语,她全都信,把殷红的花瓣,看作是他所说的话,轻触耳际,这些动人心弦的话,就像他亲口说的,直灌耳际,灌溉她爱情的心田。后来才发现,这男人真是一台老旧的裁缝机车,离开她以后,她痛苦地意识到,男人留给她的痛,是塑料的成品,永远不能分解,那一年,她恍惚的神志,游魂般地行走住家外头的溪流。在潺潺流淌的小河,她觉得自己变成一台破旧的老机车,它的存在,不是为了缝制什么,而是在艰难踩踏踏板的过程,一件件地撕碎20岁爱情的霓裳,再把认识这男人,爱恋这男人,为他付出的全部和做出的牺牲,嵌进霓裳的碎片,再小心地,非常小心地缝进男人曾经很爱很爱的,自己白皙的肌肤里。长长的溪流两岸,走完了,她也缝进这场悲剧,在皮肤的深层,在回忆的最深处,这是她的刺青,这是她纹刺的痴情,只是男人永远看不到。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