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芜:诗两首

早起

一只眼睛张开

然后两只、三只

惺忪着习习的微凉

洗把脸之后

只一霎,脸孔就亮出了

光彩。乐得路边的草木

小心翼翼地噙着泪珠

散步  

双脚悠闲地在碎石路上踏步

轻轻,深怕踩碎了

那些混合着泪水和欢笑的画面

回忆,一直拥挤着

近日的每个晨昏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