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柘:不再马六甲

即使已经过了花甲

夜夜还是

梦见你

就站在那黯哑失色的宫墙下

就是那个曾和孩子去了

又去的古城

听说那面古镜

依旧藏在难得糊涂的井里

说是可以正衣冠

至于王朝

古的、新的、拟议中的

还在睡梦中

而朝贡

的队伍依旧如史书上记载

那么长

嫔妃和宫女也就欣欣然

走进汹涌的人海

最新的那个

喋喋不休

争论着该签哪个配套

才能知兴替

明得失

才能跟上5G的新时代

不再怕东厂和

锦衣卫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