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流苏:一方风景之多重复调

订户

字体大小:

依靠在栏杆边,望着开阔的水面,虽非浩淼,却波光潋滟。总觉得它深不可测,水里有什么我不懂的东西,心中警惕,不可久留。

心烦时,散步到树荫下。抬头望树,阳光交织在枝叶间,绿茵与明灿相互层叠,构成悠忽的画面,思绪的紊乱渐渐被安抚。我与树的相处方式,像精神病人和心理医师。我跟树说,脑子里非常混乱,要思考的和不想想的,统统都挤在一块,它们谁也不肯让谁,就是要霸占我的脑袋,我觉得后脑勺阵阵刺痛,连带肩颈承受不住纠缠,也酸痛起来。总之,要窒息了!我来看你,抬起头的瞬间,好像头壳被打开,烦躁一股脑的倾倒出来,呼吸慢慢平顺。啊,舒服多了!树不语,光影参差,悠悠忽忽,仿佛一切如梦般虚无。是嘛,烦和乱是无谓,是虚空的,转瞬即灭,不要被主宰。“孤夜无伴守灯下,春风对面吹,十七八岁未出嫁,看着少年家。”《望春风》的旋律悠悠然然回荡在脑际。树说:“因为枝叶舞动有风,因为树林唱歌才有风,风,树叫你别威风……”哦,《傻姑娘与怪老树》,我知道您一直都在。在每一个须要思辨与抉择的时刻,您会引我来看树,让树告诉我,再多的挣扎、困惑、挫败,终究会过去,一切将回归平静,继续悠悠忽忽,自然如此,人心亦如此。走出树丛,头不痛,心不烦了。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