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检证站上一只乌鸦的伤感

订户
(网络照)

字体大小:

我是日本侵略新加坡时期的一只乌鸦。

我比华人幸福多了,不愁没有食物,满城都是“芬芳”的血腥味;桥头摆放着血肉模糊的人头,水沟里躺着无头尸体。那时狮城比婆罗洲黑森林还黑!日军忙着杀华人,没时间对付乌鸦。我们就像现在的无人机,看尽日军四处杀人的暴行。

我现在站在海山街口的电灯杆上。从高空俯视克罗士街与桥南路交界处,这里就是检证中心。日军用铁丝网将大马路(桥南路)与二马路(新桥路)围起来,一直围到吊桥头。所有大坡一带的老百姓都被困在铁丝网里,他们被当着牲口,在刺刀和枪的恐吓下,沿着路边排队。远处密密麻麻的人头,看不到尽头。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