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曾经是天使

订户

字体大小:

在监狱里辅导一个年轻的囚犯。听说他的母亲过世了,我漏液准备好文件,申请让他出狱,去停柩处见母亲最后的一面。申请程序很复杂,我一再为他争取,因为我相信,看到亲人最后的一面,有助于患者度过哀伤的时期。想不到有这么多繁文缛节,我差一点就放弃。上头终于通过了,他可以在遗体告别日出去,我松了一口气,迫不及待将消息说给他听。开始怀疑我的急于取悦,是不是性格上的弱点。并沾沾自喜于自己的人脉之广。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