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女隔江犹唱月河曲 ——悼李永平

今年的夏天特别漫长吗?直至十月初还闷窒窒的,空气湿度非常高,皮层上仿佛粘了一层细细的,汗珠。

但其实那是幽幽的忧虑。

今年的夏天特别多台风吗?海棠走后,文艺营结束,我和同事陈逸华去看您。这是我第一次去您淡水的家。远眺窗外的淡水河和远处的观音山,我记得您曾经说过,淡水河很像婆罗洲砂拉越的拉让江。而观音山呢?是否会让您想起《吉陵春秋》里的长笙?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