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城市的生活指南 听说读写衣食住行

周昊

1. 听岛语透明的交响

除了齿轮与齿轮的互咬

你还应该静听

海水缭绕的岛语

或者因此起彼伏的山峦

被遥远降调

收缩成一条赤道后

幻听成鸟语

无需特伊西亚斯来辨识

一排排青龙木

如何从容地筛着晨光

以风的声带徐徐抵鸣

树总在你最不经意时彳亍

交换位置与言语

你必须走近并止步

用耳朵紧贴着年轮

环环相扣

便能听到历史的斡旋与互译

或者在雨季

借绵密的睡意倾听

忘记合拢的心事如何

一滴一滴在室内晾干

听玻璃窗吐露

你不曾看穿的秘密

随着雨珠的滑行

拉开

满抽屉的潮湿

透明摩擦着透明

余音不散

若要雨后出门

记得比蜻蜓还要小心

翼翼地迈过

一片清醒的水洼

它正哼着小曲哄一片花瓣入眠

其余的

早在你梦里停泊

2. 且说那当年当下事

李德街与那讲古佬

早已双双沉默

但话本依旧继续诉说

一些温度

还须代代口耳相传

不必低声下气

舌头在封剑后出鞘

以短促而锐利的塞音篆刻

悠长的过往

启齿间

盛唐的月光依旧

于口腔内蜿蜒

贺知章早以用双鬓阐明

乡音

从土壤的丹田发声

而土壤坚定不移

宣统元年的涛声

咆哮至今

还能打捞多少渡海的勇气呢

那条巨鱼曾自北方南下

口中含着乡愁与火

镶嵌于一身

那鳞片般闪烁的故事

一些温度

还须代代口耳相传

让惊堂木横成一条喧闹的街

娓娓道来

以永不绝版的方言

3. 必备读物版权所有

此生此地

读之必要与呼吸雷同

几乎是第一次睁眼

与最后一次闭目之间

所有的关键内容

读母亲沼泽般的怒视

读父亲手背凸起的青溪

挑灯夜读几年死书

只为进某所名校

读更多

匆忙地将厚厚一堆纸读成一张

便被迫翻到另一页

更复杂的读

读书面语切换的白昼与黑夜

尝试读出灰色危险的地域

为不读罚单而反复研读规章条文

读账目斤斤计较收据血迹斑斑

如履薄冰地读一份合约

像渡一条深不可测的河

读广告如毒贩邀请的手势

读一年头条新闻后读不懂世界

读同事巧言令色保险经纪危言耸听

读场面和场面话

读面具的厚度与更替如读一场舞台剧

读别人的故事仿佛读自己

读自己时却找不到放大镜

读镜中的季节转身

读白发皱纹如读冬天与枯木

把体检报告读成审判书

把养老院读成家的温馨

把子孙满堂读成送行

把废墟

读成废墟

你终将以自己的方式与速度

读完薄薄一生

且来不及校对

后人或许将读到你

扉页上那行语焉不详的

“版权所有”

4. 被表格写满的空虚

犹如隔在你和那旷野之间

无法随意跨过的栅栏

在单薄的一生里

须频频对视

一张张满目疮痍的脸

斩钉截铁式的盘问

每每将自己

从口袋里掏出

榨干

压扁

撕碎

成一堆零散的数字与字母

逐个寻找最为恰当的

缺口与裂缝

勾选属于自己的部位

以追忆一针一线缝合

速度与精准

或许最终还原的只是影子

在虚线上认领自己

赫然发现

那实质上是头文明的兽

早已被驯服

木讷地等待下一张网

5. 折一件军衣的动作

穿上十八岁的青涩

在最勇敢的年纪

练习穿上告别

穿越深刻的海峡

抵达近乎赤裸的德光岛

脱掉母亲的家常菜

脱掉摇摆的马尾和匍匐的痒

脱掉彼此不同的肤色

脱掉大部分头发

像个僧侣缄默如石

用两年穿过整个广场

你们甚至穿着彼此

但谁都有属于自己的战场

那天你在烈日中遭受

最漫长的辱骂

唾沫淋在脸上像雨

不敢让愤怒将自己撑开

只能随着目光压低

盯着他胸前两条横杠

悟到墙内墙外皆是梯子

你却只会憋气潜水

时不时冒出头来

以唱几首歌的方式换气

挺立时肉体笔直成铁杆

头顶却想入非非如向西飘扬的旗帜

奔跑时纪律在山顶咆哮

茸茸的斜坡上你们

匆忙府拾着理想的部件

或多穿一层泥水在丛林中抵御蚊子的围剿与漫漫长夜

瞄准镜失焦于

青春的精准

叶脉般的掌心因落地太久

在这片土壤上生根

6. 舌尖军征战食国记

必先攻克

最坚硬的堡垒

深信凶险背后的柔嫩

那是某种季节

熟透的突围

尖锐与尖锐

相遇于知己知彼的角度

手起刀落

随着裂缝扩大

城门破开

一股类似漩涡的金色

冒犯着嗅觉

凹进的乳白曲线里

一节节诱惑侧躺

毕竟是肥美与贪婪

对于舌尖的挑衅

手指是敏感的触角

义无反顾地陷进柔软

稠密的沼泽

无力自拔就再往

更深处递进

直到触碰坚硬的把柄

那原来是颗被俘虏后

惨遭捏扁的太阳

一次次被动地急速升起

你吮吸它浓密的光

灼热闪入唇齿背后的幽暗

颗颗从喉咙一路烧下

白昼与黑夜

不断切换

7. 积木搭的临时住房

或许没有更适宜的方式

除了左膝与廉价钻戒

只能许诺爱你九十九年

婚姻是贷款

利息以光阴计算

领取了一串叮当作响的钥匙

却打不开所有寡言的锁

为了墙外亲友的表情

粉刷墙内

并要先掏空彼此

才能填满

电冰箱洗衣机木质桌椅节能冷气

超清电视锅碗瓢盆与一张

宽敞双人床

生活却

很窄

配额的必然性

大家时常偶遇但不常言语

左邻是对怀疑繁殖的中年夫妇

定时早出晚归像

对准你的那条

左耳到右耳僵硬的微笑

右舍是一个独居老人

终日喃喃自语着什么甘榜云云

像那是一种消失的味道

竟在通货膨胀最严重的年头

准备迎接另一个生命

那日推着新买的婴儿车

穿越连绵不绝的排排积木

第一座底层红火着喜事

最后一座底层苍白着丧事

踏入升降不息的方形盒子

茫然地寻找按钮

8. 无执照的个人游行

示威不妨柔软

不妨不动声色

不妨在一个像猫的下午

自然醒

与一切非自然发光体绝缘

掰断所有锋利的卡片

将笨重的硬币投入马桶

许个轻松的愿望

把钥匙反锁在卧室

标语和鞋遗忘于门口

盆栽送給邻居女佣

赤足踏过熙攘的十字街

在那间沉默的书店逗留

领养一包干粮

沿着那条剪不断的绸缎

往南一路咀嚼

历史的脆与苦

并以追忆的速度抵达

莱佛士坊中央

找一处人流最密的位置

伫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