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诗瓣

订户

字体大小:

瓷瓶

把我揉捏成一个瓷瓶,摆在画满青苔的墙边,让一枚阳光,从底部烧起。

会有一朵洁白的小花,在瓶的表面,完全地撑开,直到月亮不再升起。

梆声

隐隐约约,听见小巷深处传来打更的声音。这是我的错觉吧?南方的暗夜的雨,顶多听得见车轮碾过路面激起的水声。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