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掰开

订户
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加冷河诗之意象和芦笛之响所关注的其实是当下,一种关乎儿女的切身问题。我独自沿河畔走。河水荡漾的时候文思亦荡漾。走到分叉处,右拐,是黄埔河。沿黄埔河畔回头走就到家。

原来的题目是:二写母亲,说到儿子。不满意。另想找一个带读者多想点什么的题目,半天没找到。干脆放开。去读木心读到一句:“自来信仰与悔恨成正比,悔恨是零乱的,整齐了,就是信仰。”心头一眨巴,仿造一句:“自来期许与失意成正比,失意是灰冷的,清理了,就到桥头。”木心那篇的题目是“无关”,相仿就也给个有点风马牛的题目。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