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子

欧筱佩

像个极大的信箱,没有地址

我也能住进去偷听

偷看那封不能再长大的情书

当旧唱片歪音/旧信纸发霉/旧袜子破洞

它是我唯一不会老的情妇

花开花谢时都给我掩饰那回不去的缺陷

当初如酒的字是胎生的记忆

缠绵的基因纯属通行者的宠幸

摆一摆手,第二张脸便被拖拉成一幅下沙的天空

打开盒子

我是从悬崖归来的小野兽

无人认领爬不出柜子

时辰到了便定格

在这一片不太明亮的孤城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